首页 夏日回归 下章
第10回
 “乖儿,你可真…可真是…”张素欣躺在上,双眉紧锁,情毕现。那巾被早叫她蹬到了一边。出身肥玉般的好

 “妈哎。”小兴将母亲双腿一分一架。挪了挪身子,摆好了架势。

 “儿子给您请安啦。”说完将一耸,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大。二人合处的声,如雨打芭蕉般密集。

 “嗷…哎呀…呀…啊啊…”张素欣没口子的尖声嚎叫,享受着儿子强有力的刺戳带来的剧烈快处由儿子巴带出的汁,濡下一大片单。

 小兴见母亲美成这样。心想这卖力的活儿没白干,更憋了口气,把个股筛得跟马达似的。

 原先“啪唧、啪唧”的合声,变成了“噗滋、噗滋滋滋滋…”都他妈的连成了一片儿了。

 小兴这么一提速,张素欣魂儿都不知飞哪儿了。那浓郁的子可是一丢再丢,人也渐入昏

 “老妈子,您…”腔道内的搐痉挛,小兴感受得清清楚楚,瞧着母亲翻白眼的样儿,心里知晓以母亲虎狼徐娘之,不敌他壮少男之勇。那个大丈夫气概啊,都要把天灵盖给掀开。可豪情万丈是一回事,身下的毕竟是母亲,所以小兴虽有穷追猛打之意,也不得不勒马停

 “妈?妈?您醒醒,可别吓我啊。”小兴把着母亲的肩头猛晃,那股子劲儿,死人都能摇活,张素欣也就乖乖的回过魂来。

 “呜…小、小畜生,可把我给…死了。”这欠的妇人醒过神来就是这一句向儿子臣服的话,听得小兴眉目皆动,好象刚考上清华北大,就等出国了。

 “呵呵,这死了的滋味好受不?妈…”小兴将巴上的汁抹了手,揪着母亲的头轻拧慢捻。张素欣高余韵尚在,全身感得不行,哪当得住儿子的轻薄,登时把身子扭得跟麻花似的。

 “去!去!死了你的,少跟我…哎,你放手…嗯嗯…快别摸了。”小兴没停手,又逗了母亲一阵子,直到母亲连带嚎,才摆出孝顺儿子的模样。

 张素欣不知到了几回高,可小兴的巴还撅着呢。小伙子了两把大,将身体左挪右挪,一股坐到张素欣子上,把个憋涨得通红透亮的巴头子送到母亲嘴边。

 “妈,我这儿还没完呢,您嘬两口吧,妈,您嘬嘬。”说着就将头往张素欣口里。张素欣没来由的害起臊来,想躲。可身子给小兴坐得结结实实的,哪儿动得了。口也给小兴得有些憋闷。不由得张开了嘴“哧溜”一声,小兴的半截头,顺势就送了进去。

 有道是巴一进口,死活也不撒手。小兴的半截头才送到张素欣嘴里,张素欣的态度立马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这妇人两手把着儿子的股,嘴往前一顶“咕”的把整个头都了进去。孜孜有味的了起来。

 “呀…好!喔唷,妈,看不出您还…哟哟…还真有一手。哇哟!差不多啦,差不多啦。”张素欣虽已有多年没给男人涮了,可这功夫没放下,她象三伏天逮着冰条似的叼着小兴的咬嘬。十分钟不到,小兴就吱哩哇啦的扛不住了。

 “妈、妈,咝…要啦,要…哇咿哟…要啦!”张素欣听得儿子要爆浆,忙吐出巴,双手把着直。眼瞧着那越大,马眼也搐着张张合合,可那白花花的玩艺儿还没见飚出来。纳闷间,张素欣眼一花,瞧见马眼刷的一张,内中竟有森森利齿,似鲨鱼的嘴,心里一惊,便松开了巴。

 那了张素欣的手,在空中腾腾跳动,接着又打个旋儿,如蛟龙一般。

 同时马眼也豁啦啦张开得好似血盆大口,当头向张素欣罩了下来。

 “啊…”一声尖叫,张素欣自上跳了起来,她捧着脑袋摸挲了好一会儿,确定了不过是做了个黄梁梦,自个好着呢。这才吁了长长的口气,定下了心神。

 “哎,咋做了这么个梦呢?”张素欣下了,没走几步,就觉着裆间黏腻凉,这妇还能不知是怎么回事么?那张被噩梦吓得血尽退的脸上升起两团红晕。

 张素欣撕了包纸巾,下那条光的T字开裆衩,分开双腿,拭净了的股间。妇人眼珠一转,瞧见单上一滩痕,轻啐了口,红晕更浓。

 妇人着个白净丰腴的身子,袅袅婷婷的走到穿衣镜前,左腿微曲,右手叉,左手拢到脑后,摆了个妖娆的甫士。

 瞧着镜中情必现的妇,张素欣不出声的笑了。她左右转了转身子,双手揣起两只子,那子让她托得高高的,越发的丰隆肥。张素欣瞅着瞅着,一只手不由得往下摸了过去。指尖刚捞着几,张素欣不经意瞟了眼挂钟,好家伙,快十点半了。

 都要到中午了,可菜还没着落呢。张素欣立时没了自摸的兴致,她唷了声,抓起条大T恤套上,一道烟儿的上厕所洗漱去了。

 做母亲的进了厕所没多久,当儿子的就雄赳赳、气昂昂的从楼上下了。小兴崽子头高高的,直直的,跟只早起的公儿似的,楼梯走了一半,他就蹭的跳了下来。

 刚一落地,小伙子就跳起了阿里舞步,左右开弓的打了几个组合拳,又把摇得跟拨鼓一般,做起了柔软体,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哼着。

 “村里有个女孩叫小芳,长着一对大房…”公一打鸣儿,这母还能不出来么。张素欣就象条肥鲤鱼似的从厕所里游了出来。

 “嚎什么嚎啊你,一起来就嚎,嚎丧啊你!”话是训儿子的话,但张素欣的表情可没半分训儿子的样儿。小兴瞄了瞄母亲,继续做着体

 “妈,您还真不识货。我这儿练嗓子哪,这叫美声唱法,等哪天,跟您来段天仙配。”“配你个死人头!”张素欣啐骂着儿子,眼里多了些绝不是泪水的水分。不用说,肯定把天仙配想成配了。

 没等小兴回嘴,张素欣肢一扭,进了卧室,没一刻钟,就打扮得整整齐齐的出来了。

 “哟,您这是上哪儿啊?妈。”“还能去哪儿?这都几点钟啦,再不买菜,家里就揭不开锅了。”“嗤,瞧您说得跟逃难似的。哎哟…”小兴搬起左腿想来个朝天蹬,差点摔倒,颠了几步才站稳身形。

 “您甭出去啦,天气预报说今儿个会有大到暴雨,没瞅见天黑得跟锅底似的嘛。”张素欣没搭理小兴,拉开屋门看了看天。

 “没事儿,这雨一时半会儿还下不来。儿子,想吃些啥?妈给你买。”小兴不置可否:“得,您是非去不可啦。您看着办吧,买啥我就吃啥,我又不挑食。再说了,昨晚上我喝了不少补品,现在还撑着呢。”小兴这话说对了一半,他昨晚上是喝了不少,都是张素欣的,至于是不是能补身子,还得两说儿。

 儿子的言外之意张素欣听得出来,一想起昨晚上在自已腔道里活动的舌头,张素欣的里边有些发麻。

 “去你的。”张素欣乜斜了儿子一眼,接过儿子递来的折伞,拎起菜篮子就出了门。

 别看现在已是快中午了,菜市场里可比往常热闹。也难怪,有大到暴雨啊,明儿个的菜肯定涨价,人们都想着趁早多买点儿,省得到时候花冤枉钱。

 张素欣也是这么想,所以此时不但菜篮子装得当当的,还多了个得鼓鼓的塑料袋。妇人了身臭汗,吭哧吭哧的,努力往菜市场外挤。

 “素欣…素欣哪。”“哎…”张素欣正后悔没把儿子拉来,忽然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在唤她,喜上眉梢,应了声,踮起脚跟寻声望去。

 拥挤的人群起了阵动,纷纷朝两旁散开,仿佛有条人见人嫌的癞皮狗在那儿横冲直撞。不一会儿,这条身大汗的癞皮狗出现在张素欣面前。

 “哟,你怎么来…呸呸,怎么这么臭啊你?”癞皮狗小兴擦了把脸上的汗,凑近母亲,低了声音。

 “妈,我这不是来接您嘛。嘿,您说臭,这臭有臭的好哇。”“…见菜市场里人多得跟赶集似的,立马了头大蒜嚼了,您瞧,不用我挤,这人不都自个闪开了嘛。嘿哟,就这样我都出了身汗呢。”“啐,就你缺德!哎…”张素欣听儿子一说,一脸的嫌恶变为眉花眼笑,却又板了起来,在儿子肩上重重打了一记。

 “咝…妈,你怎么老动不动就打人?”“打你个没大没小的畜生,怎么叫你妈的名字。”张素欣连嗔带怨,可眉梢眼角,又隐带风情。

 “哎哟,我的妈哎,这菜市场里人这么多,我要是叫声妈,那得多少老娘们儿应我呀。所以我…”小兴手不老实,话还没说完呢,就按在了张素欣的小肚子上。

 张素欣搐了一下,忙把小兴的手拨开,眼里有些惊怯,朝四周瞟去。

 “妈,您看别人干什么。看我啊。”小兴嘻皮笑脸的,接过张素欣手中的篮子。

 “呸!”张素欣脸一红,把右手的袋子朝小兴一递。

 “喏,把这个也接着。”“哟,这样我两只手可就都不闲着了。”小兴挠挠头,不肯接。

 “哎,你闲着个手干什么。还不快接过去。”张素欣眼一瞪,把袋子在儿子手里。

 “我空只手好摸…”“你…死相!”不等小兴说完,张素欣就打断了儿子的话,在儿子肩胛上掐了几把。

 “哎哟,哎哟,别别。妈,咱回家吧。”“嗯。”小兴吃蒜头这招儿可够损的,加上他出了身汗,真是走哪儿臭哪儿,连他妈张素欣都尽量离他远点,更别提旁的人了,母子二人算是很轻松的挤出了人群。

 “素欣…等等素欣。”听见叫唤,快走到菜市场门口的母子俩转身一瞧,只见郑丽云推着个购物小推车,千辛万苦地从人堆里钻出来。

 “呼…可让我赶上了,素欣哪,老远我就听见有人喊你,嘿,看把我给挤的…”“来,丽云,擦擦汗。”张素欣说着就递过包纸巾。郑丽云接过纸巾,边擦汗边笑眯眯的瞅着小兴。

 “小兴,陪你妈来买菜呀,这孩子可真懂事儿。”“哼。”小兴一见郑丽云,想起昨个被母亲盘问的情景,哪里会有好脸色给她。

 “哎,浑小子,你郑阿姨跟你说话哪,快叫阿姨呀。”张素欣见儿子对郑丽云爱理不理的样儿,伸手搡了搡他。

 “噢,阿--姨。”“臭小子,真是…”张素欣听见小兴怪里怪气儿的叫声,轻轻捶了捶儿子,郑丽云倒是无所谓,还是笑眯眯的。

 “素欣,你别怪他,现下的年轻人都这样。唔?好臭。”一听这臭字,张素欣来了精神,咬着郑丽云的耳朵吱哩哇啦的把小兴吃大蒜的事儿描了一回,两个妇人笑作一团。

 “咯咯咯…这可够损的,小兴,来,把你手里的东西搁阿姨车子上。”“好啊。”小兴忙不迭的把篮子袋子搁到小推车上,着解放出来的双手,绽出笑容。

 “你别傻站着啊,去,去给你郑阿姨推车。”张素欣敲敲儿子的肩膀,有股阔太太的谱儿。

 小兴的笑脸马上就拉长了。不甘不愿的从郑丽云手里接过车把。郑丽云也着实不客气,车把一到小兴手里,转手就抄起张素欣只胳膊挽着,两个半老徐娘凑到一起,又说又笑。

 “丽云,你病好啦?”“好啦,哎,可真麻烦你了,让你给我顶班。”“去,瞧你这话说的,多见外。嗯,今年你们家小慧没回来?”“没回来,她说趁着暑假打打零工,说要搞什么社会调查…”“哟,小慧可真出息…反正顺路,丽云,上我那儿坐坐?”“哎,好呀…”小兴被晾到一边,推着车子跟着,心里别提多不自在了。

 “人道三个女人一台戏,真他妈的放,这才两女人,都够唱一出的了。”“妈的货,哪天老子不把你给…”送走了郑丽云,小兴捂着被她抓得隐隐作痛的下,一招虎尾脚,把屋门啷的踢上了。

 张素欣当然没看见郑丽云的小动作,她狠狠的瞪了瞪儿子。

 “吃了药啦,怎么跟门过不去啊?”“没啥,妈,快下雨了,我去瞅瞅屋里头的窗户都关好了没。”“嗯,你去吧。”小兴窜上二楼,才把自己卧室里的窗关好,就听见张素欣在楼下厨房里连声唤他。忙跑了下来。

 “儿子,儿子,快来看看。”“看啥呀?妈。”小兴一进厨房,一眼瞧见张素欣手里捧着比婴儿小腿还的一截东西,脸的惊奇。

 “你快看,这是你郑阿姨留下来的香肠,你瞧多啊。”“哇呀,这么大!”“啐,说什么呀你。”张素欣白了儿子一眼,捧着香肠的手一紧。

 “呵呵,看走了眼,还以为是那玩艺儿咧。好家伙,真够的。”“死相,你以为是什么玩艺儿?”张素欣双眼水汪汪、直勾勾的盯着儿子不放。

 “嘻嘻,还以为是什么东西身上的巴哩。”小兴笑得的,近母亲。这王八蛋,他还真敢说。

 “啐!”张素欣羞红了脸,见儿子越来越近,不由向后退去,有些发

 小兴见母亲那闷样儿,巴硬了一半,步步紧

 “嗯。”张素欣眼顶到了灶台边上,退无可退,就往左一闪,小兴马上往左一挪。

 张素欣又往右一闪,小兴也跟着往右一挪。

 “你你…”张素欣颤着声,上身朝后仰去。小兴笑了笑,走完最后一步,母子的下肢贴到了一块儿。

 虽然小兴出门时穿的牛仔下来,张素欣还是能感受到贴在她小腹处的雄壮。这娘们儿的心噗通噗通跳得山响,双手握着那惹事儿的香肠挡在前,闭上了眼睛。

 “嘿嘿嘿嘿…”小兴见母亲拒还的样子,笑得象一青皮。他两手按着灶台边,慢慢转动部,包裹在牛仔里的巴也忽轻忽重的按捺着母亲的小腹。

 “妈,我可真长了见识,没想到您还会铁板桥这架势。”“铁你个猴儿!”张素欣连羞带气,扬起手中的香肠给了小兴脑门一下。

 “哎--呀!”小兴半真半假的叫了声,下身用力一

 “嗯唔…你、你快闪开…”张素欣被子儿子顶得小肚子发酸,象拿着顶门闩似的将香肠顶在儿子膛,连连催促。

 “闪?您叫我往哪儿闪呀?”小兴装傻充楞,纹丝不动,双手在母亲眼上一掐。

 “哎唷!”张素欣打了个寒颤,要不是小兴死死的顶的她,她说不定能跳到灶台上。妇人眼经儿子一掐,立时觉着门里连酥带麻,一股黏就要往外挤。

 妇人脸上过不得,身子更过不得。也不知哪儿生出的劲儿,把肩膀朝儿子口一扛,居然将小兴给顶开了,转身就逃。

 张素欣刚迈了两步,就听“啪”的声响,她跟着一声尖嚎,果然跳得老高。

 “死兔崽子,反了你了。”张素欣转过身,脸涨得红紫,眼里一半情,一半怒气,挥起香肠劈头盖脸朝小兴打去。

 小兴刚才搧了他妈股一巴掌,这可是由小到大头一回,心里正美得不行,哪想到惹来母亲这么大反应,这下慌了手脚。

 “妈,别…别打,别打啊。哎哟喂,妈…那香肠是拿来吃的,不是拿来打…”小兴厨房瞎窜,张素欣连追带赶,这母子俩,天仙配还没唱呢,就先来了段儿三娘教子。

 小兴最初的慌乱劲儿一过,显出了在高中练拳击的躲闪本事。张素欣又出了身汗,那件淡黄的衬衫都黏在上了,香肠挥舞的频率越来越慢。

 小兴盯着母亲前跳腾的两团肥,一不留神,鼻梁上挨了一香肠,当场酸得泪都下来了。

 这王八犊子见老这么躲也不是回事儿,便逮了个空子,从张素欣胳膊下钻进去,双手紧紧把着张素欣的股,杆一,就把张素欣给掀了起来。

 张素欣又一声尖叫,香肠失手落地。仍把双手往儿子脊梁上拍。

 小兴抱着他妈紧走几步。两手一松,将张素欣放坐到灶台上。张素欣披头散发,跟个泼妇似的,不住的捶打着儿子。

 小兴任母亲撒气,双手揪着母亲衬衫下摆一掀,张素欣肥油油的肚子就见了光。这小子手一伸,张素欣的肚腩被他捏了个把。

 “嗯哟…”张素欣哼了哼,身子一紧,一软,双手搂住了儿子的背脊,咬上了儿子的脖颈。

 小兴摸了一会母亲的肚子,手渐渐往上伸,张素欣如发疟疾般抖了起来。

 眼见子就要失陷,张素欣费劲儿的松开儿子,紧紧的按住衣衫下就要爬山越岭的爪子。

 “畜、畜生,你你想干啥?”张素欣哆哆嗦嗦的,眼里的水都要滴下来了。

 “想干。呃不,是想给您捏捏皮啦。嘿嘿,嘿嘿。”小兴改了口,涎着脸笑。

 张素欣打了个寒颤后,见儿子笑得那幅德,也噗的笑出声来,伸手捏着儿子的鼻尖摇了摇。

 “死混球儿,你想得美。”小兴心里大大打了突儿,竟无言以对。

 张素欣见儿子突然间成了木雕泥塑,心里不有些忐忑,母子间冷了场。

 “嘻嘻嘻,妈呀,我想的是美的,不知做起来美不美。”不过几秒,小兴回过神来,疯言疯语。

 “去你的,什么想啊做的,做什么?”张素欣这老娘们儿,居然跟儿子对上了。

 “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做娶媳妇儿才能做的事儿嘛。”“呸,要死了你,尽跟妈说些没羞没臊的话。”张素欣的脸越发红,拿起小兴的手轻咬了口。

 “哟嗬,怎么就没羞没臊啦?妈,我还惦着您是过来人,想请您给我过过瘾。

 不是,是咱俩过过招。呃也不是,是想跟您取取经,对,取您的经。“小兴挨了母亲一咬,魂儿都不知飞哪了,话也说得词不达意,七八糟。但他这番狗皮倒灶的话,也把张素欣听得抖抖震震的。

 “死畜生,想取老娘的,有这本事儿嘛你?”小兴再蠢也听得出此非彼经,见母亲竟怀疑他的本事,那真是士可杀不可辱啊。扶着母亲身的手往回一缩,就要掏裆献宝。皮带还没解开呢,就听到小兴肚子里咕溜溜一阵响,紧接着张素欣肚子里也条件反似的响了起来。母子俩低头瞧瞧自家肚皮,又互相对了对眼,乐得什么似的。

 “臭小子,别跟妈闹腾啦,等吃完饭。啊?”“嘻嘻,妈,您的意思,是等吃完饭,咱们再接着闹?”“去你的,美的你。快给老娘闪开!”张素欣搡开儿子,小兴就势退了几步,待他妈从灶台上蹦下来,他一个箭步窜上去,伸手就解母亲衬衫的扣子。

 “妈,您这衬衫都跟水淋过似的,干脆了它吧。”“啊呀,你你…唉…唉…”张素欣臊得身子发软,象征的推拒几下,就任着儿子将衣衫给扒了。

 妇人知道自己芳华已逝,可女人嘛,总要变着法儿的、尽可能的留住那早已远走高飞的青春。所以虽然自己易出汗,罩的料子也是薄如蝉翼,可尺码就小了一号。那罩被汗水浸,早已有名无实。可小一号就是小一号,张素欣的两团子被挤作一堆,高高耸,呼之出。

 小兴看得眼里冒火,伸手就来个一把抓。他动作不慢,可他老娘动作更快,肢一扭,用手臂扛开了小兴的爪子。敢情这娘们儿早就防着儿子这招哪,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哇。

 “兔崽子,别跟你妈不规矩!”“妈,昨晚上我都吃过您的了,怎么就舍不得让我捏捏子哩。”小兴嘻皮笑脸的,一只手又朝母亲子摸去。

 “你妈的!你、你敢再说…”张素欣听儿子这么骨的说出了昨晚母子间的秽事,一张脸红得跟关老二似的。巴掌一挥,将儿子的手打开。

 “哎哟妈喂,您还想自力耕生啊,要,您我…”小兴见母亲如此羞窘,越发的放肆。但张素欣只把杏眼这么一瞪,小兴便把还没说完的混话噎到了嗓子眼里。

 “臭小子!”张素欣点了点儿子的鼻梁“你要再口没遮拦,看老娘我不废了你。”“啧啧啧。”小兴故作姿态的眼,又拍了拍口。

 “妈,您真行,有那么一阵子我还以为您成了水浒传里的孙二娘了。哎,您要真把我给废了,我爸一准儿跟您急。”“去你的,贫嘴。”张素欣笑着踢了儿子一脚,把嘴朝门外努了努。

 “儿子,上厅里呆着去,妈要做饭做菜了。”“甭做啦,妈,一顿两顿不吃我也不饿。”“哎,你这小子,你不饿妈还饿呢。”“哟,那是那是,您看我这是怎么说的。妈,要不我留下给您打打下手?”“你少来!你要在这儿,那饭就甭吃了。嘿,还不快走!”张素欣见儿子还想赖着,拿起把锅铲作势。小兴一瞅母亲抄家伙了,怪叫了声,夺门而出。

 屋外传来一阵闷雷声,看情景,大雨就要来了。
上章 夏日回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