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带着高考试卷去重生 下章
第76章 沉溺
 绞尽脑汁终于将手头上的题目做出来, 林曦松了口气,还有点, 觉得自己的解题能力又提高了一点点。

 “阿…”

 林曦转头,想向阿泽炫耀一下她努力了十多分钟的成果,转头却看到阿泽已经睡倒在一旁,头埋在她的被子里,身上却什么也没盖。

 林曦忍不住叹气,声音小得只有自己能够听见“真是的,哪有人这么睡觉的啊。”

 伸手拿起遥控器, 将空调温度调高了一度,林曦走到边,将自己的被子从阿泽的脑袋下解救出来, 盖在他的身上。

 她的动作显然打扰到他了,他皱着眉, 不地哼唧了一声, 好看的手无意识地在上寻找着什么, 直到揪住了被子的一角, 把那一角被子拉到颊边, 心满意足地蹭了蹭, 才边带笑地睡踏实了。

 睡着的阿泽,孩子气十足, 可爱到原地爆炸。

 林曦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 也是被他萌得没了辙, 好在他没有再将头埋起来。

 像刚才那样,阿泽他都不会觉得呼吸困难吗?

 林曦凑近了些,想要近距离地欣赏他难得一见的萌态,却清楚地看到了阿泽眼角的疲惫。

 阿泽最近这样忙碌,究竟是在做什么呢?

 那个炒股的程序不是已经完成了吗?

 林曦就这样坐在他的身旁,看着他的睡颜过了许久,直到闹铃的声音响起。

 按灭头边的闹铃,阿泽却仍旧沉沉睡着,乖乖的,像天使一样。

 林曦垂眸,迟疑了片刻,才微抬手臂,放纵着自己,任由指尖没入他柔顺的发丝,轻轻地抚摸。

 阿泽真的是个美少年,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就会觉得一切都很美好。

 即使在这具身体里的跳动着的,已经是一颗老阿姨的心,也会忍不住加速。

 如果她还是十七岁的林曦,哪怕是十九岁的那个林曦,这样夜地与阿泽相处,也很难不受吸引。

 可是…

 林曦轻笑,她只要待在他身边,陪伴着他就好了。

 因为阿泽只是将她当做发小罢了。

 阿泽待她,只是习惯性地温柔罢了,上辈子是如此,这辈子也是如此。

 俊美、温柔、聪明、勤奋,阿泽身上的优点,那么多,有多少人被他这样对待之后,还能不动心呢?

 一切又循环到了这里,上辈子以阿泽离去终结。

 这辈子呢?

 “真是麻烦。”林曦轻笑,笑声里却有点落寞。

 又在他身边坐了一会儿,林曦深呼一口气,驱散眼底的眷恋,她双手用力,使劲儿在阿泽的头上来回秃噜了几回“快起啦!要去上课啦!”

 宋泽睁开惺忪的双眼,睡了一觉感觉精神了许多,小曦的双手还在他头上使劲着,属于她的触感和气息,让宋泽忍不由自主地弯起了眼睛,应了一声。

 他的声音向来好听,刚睡醒的时候尚存些许沙哑,人。

 林曦的心漏跳了一拍,忍不住感叹…这个妖孽!

 阿泽的声音那么勾人,他人却顶着一头,睡眼朦胧,角带笑的模样,别提多呆萌可爱了,真是将两种气质完美得融合到了一起。

 林曦从抽屉里拿出梳子递给他“快点梳一下,洗洗脸,再不起来真的要迟到了。”

 为了让他、阿泽多睡一会儿,林曦并没有留出多少富裕的时间。

 也许是还没睡够,也许是不想从那柔软清甜的味道中离,宋泽的动作有点慢,只觉得能再多躺一会儿也好。

 阿泽那不紧不慢的样子让林曦有点着急,她一把抓住他的手,想要把他快点拉起来。

 一开始倒是还算成功,但是当他的身体离40°角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林曦忽然感觉手中一沉,她使劲抓牢阿泽的手,不想前功尽弃。

 可惜她终究高估了自己的力气,非但没能把人拉起来,反倒一头栽在阿泽身上,可以说是同归于尽了。

 “唔…”小曦的胳膊肘撞在了他的腹部,突如其来的肘击让宋泽发出痛苦的呻|

 她的身体撞在他的身上,比想象中还要疼一点,也比想象中更娇软。

 林曦捂着自己的鼻子,只觉得眼冒金星,一时半会儿没缓过劲来。

 “怎么不知道放手?”宋泽拉开她的手,轻轻地碰了下她有点泛红的鼻头,先发制人地说道。

 林曦真是眼泪都出来了,一拳捶在他的口上“谁让你往后仰的!”

 宋泽咕哝一声:“不想起。”

 他说话时的气息在她的脖颈间,林曦才反应过来,她居然枕在阿泽胳膊上。

 简直是…

 啊啊啊啊啊啊!

 林曦心情复杂得想要大喊大叫,只想要握着阿泽的肩膀用力摇摆,发心中的羞愤无措。

 然而回归现实,她却只是怂怂地从阿泽怀中快速爬起来,气恼地一掌拍在他的膛上“快起来!”

 这次宋泽十分乖顺地从上起来,拿起她的梳子,摸了摸上面的断齿,才将头发梳整齐,又去洗了把脸。

 距离上课的时间已经不多,林曦只能跟在阿泽后面奔跑,尽量将那些被他们磨磨蹭蹭,浪费掉的时间,从双腿频繁地跑动中找补回来。

 宋泽回头,见她气吁吁地跑在几米远的后面,宋泽微微一笑,午后的光也抵不过他眼底的和煦,宋泽牵起林曦的手,带着她朝着学校的方向狂奔。

 上气不接下气,头脑缺氧,一片晃动中,林曦的眼里,却只有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和阿泽在前方奔跑的身影。

 阿泽,还是那么温柔,那么体贴。

 林曦知道,她再也不会遇见像阿泽这样,对她那么好的人了。

 如果命运对她还有一点怜悯的话,一定要在她无法自拔之前,让阿泽找到他喜欢的人!

 否则她会难以放手,那样丑陋的自己,林曦不愿意见到。

 这辈子,她不会再自作多情了。

 可是,知道未来的她,却无法离开。

 陪伴阿泽是她的义务,是她必须要做的事。

 自重生的那天起,林曦就隐约察觉到,自己终究会落入这样的境地。

 不过…看着拉着她奔跑的阿泽,林曦无可奈何地笑了。明知会被吸引,何必做无谓的反抗,她只要任由自己,暂且沉溺在阿泽的温柔之中就好了…

 直到没有资格的那一天。

 林曦回握住阿泽的手,笑意漫上角,有点甜,也有点苦,咖啡般的味道。

 至少在那一天的来到之前,她可以这样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直至…另一双接替她的手到来,代替她,继续守护阿泽。

 跑了一路,他们两个总算在上课铃声响起之前跑进了班级。

 林曦鬓边汗,脸颊像桃花瓣似的,惹得在她身旁的于思思眼都看直了,忍不住啧啧称奇。

 用面巾纸将鬓边的汗擦干,林曦看了眼她的同桌,被她直愣愣的目光看得莫名其妙“怎么了?”

 于思思干咳了两声,装模作样地用笔杆挑起林曦的下巴,一副公子的做派“美人儿,识不识得香汗淋漓四个字怎么写?我怕等会儿语文课要考。”

 她那状似纨绔的样子,让林曦笑了,从小到大,她还没在语文试卷上见过那四个字。

 林曦拨开于思思的笔,正要说什么,语文课老师已经夹着卷子进门了,看来果然有一场随堂测验在等着他们。

 试卷发下来,林曦扫了一遍试题,快速地排除着选择题的答案。

 有些题目,运用简单的逻辑关系就可以得出答案,并不需要仔细思考题目所考察的知识点。

 回来大半年了,林曦觉得自己现在的水平,和上辈子这个时候的自己,应该相差不多。

 继续努力下去,哪怕不用她头脑中的那些试卷,考个B市的一本也并非难事。

 林曦是很容易进入状态的人,不一会儿,她已经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做着试卷。

 梁彬笑得贼兮兮地,用手肘碰了碰许之远的胳膊。

 许之远抬头,见他贼眉鼠眼地向右上方瞧这,也向那边看去。

 只一眼,许之远的脸就得通红。

 天气炎热,林曦显然还穿着纯白色的夏季校服衬衣,背部薄薄的衣料,有一块被汗浸得近乎透明,可以看到内衣的带子和蕾丝的轮廓。

 宋泽坐在教室后面,将几个男同学的目光收入眼底,紧紧地抿了起来,只觉得自己失策,他刚才不应该为了那些亲密的时光,就掐着时间,拉着小曦奔跑。

 那些本应是他私藏的美景,如今却落入其他男生的眼中,让他十分不得劲儿。

 黄文临从书桌里,将清凉油摸了出来,忽然鼻子,使劲儿在宋泽周围闻了几下。

 宋泽瞥了他一眼,拿起黄文临的清凉油,打开盒盖,用手轻轻一扇,清凉油的味道瞬间扩散开来,那刺鼻的味道,将其他一切气息掩盖。

 黄文临就着宋泽手里拿着的清凉油,了点出来,摸在太阳上,凑近宋泽小声说:“我的嗅觉十分灵敏,刚刚你身上的味道有点不对。和平时不一样。”

 宋泽在心里默默点着那几个小子的名字,语气带着十二分的漫不经心:“清凉油把你的嗅觉冲坏了吧?”

 黄文临可不是轻易就能被带跑的人,他摇了摇头,似模似样的分析,眼中的调侃显而易见:“那味道十分恬静,不像是男孩子的。刚刚我是看着你和林曦一起走进班级的…”

 宋泽只是一笑,没有否认。

 他对小曦的心思从来没有遮掩过,也从不否认,现在学校里不知道的,应该已经很少了。

 哪怕是小曦问起,他也不会遮掩,更不会否认。

 黄文临嘿嘿笑了两声,说不出的猥琐,眼睛里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气息,真是让人想入非非,难道你们有什么突破地进展不成?”

 宋泽角微勾,显然心情不错:“不要猜,并没有。”

 “太不诚实了。”黄文临啧了一声,看他春风得意的样子,明显不信。

 “真的。”宋泽这样说着,却没有继续解释下去,只是脸不红气不的十分镇定。

 宋泽这么淡定的样子,倒真的让黄文临糊涂了,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宋泽说的,究竟是真,还是假。
上章 带着高考试卷去重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