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带着高考试卷去重生 下章
第96章 对联
 临近节的一天, 林曦和阿泽照旧接到了父母的电话。

 电话里, 林曦得到了父母不能回家过年的消息。

 意料之中。

 无可奈何地意料之中,一切都像上辈子那样发展着。

 “节前要特别注意安全, 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好。”

 “你和阿泽做点好吃的, 即使爸爸妈妈不在家,除夕夜你们也要过得像样点, 要过得有点年味。”

 “嗯。”“饺子试着自己做一点,也要炸一盘年糕, 别光顾着自己, 南方北方习惯不同的。”

 “嗯。”“记得贴对联, 还要多买几个福字,大门上的那个要正着贴, 家里最里面的那面墙要倒着贴。从外向里贴。”

 “…往年爸爸不都是直接贴在大门上就完事了吗?”

 “今年…唉,让你做你就做呗, 往年是我图省事。今年…”

 “好吧。我会多贴一张在你们卧室里的。”

 “乖女儿。”

 “爸爸妈妈想你。”

 听到这句话, 林曦忍了许久的泪意还是涌了上来。

 “…我也想你们。”

 “多待在家里, 少出去晃。”

 “我知道,我已经够宅的了。”

 “好想抱抱你。”

 “…我等你们回家。”林曦眨了眨润的双眼, 语气却轻快,爱娇地说道:“到时候给爸爸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要三个人的家庭拥抱。”

 “哈哈…好啊。”

 “那…明天再打电话给你。”

 “明天见。”

 说完, 那边的电话就挂断了。

 林曦在电话前站了许久, 才将忙音一片的话筒放回原处。

 至少, 直到现在, 爸爸妈妈,阿泽的父母,仍像上辈子那样。

 所以在这件事上,她的重生,应该并没有改变什么。

 擦去眼角多余的体,林曦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重整旗鼓,脚步轻快地离开家里,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没一会儿,门就开了,橘的光线,温柔地照亮暗黑阴冷的楼道,食物的味道伴着热气,熨帖极了。

 灶台上,小火慢煨着的汤正在发散着醇厚的香气,林曦砂锅的盖子“我煮的莲藕排骨汤已经炖好了呀!我都饿了。”

 宋泽失笑“我记得,你只是削了两块莲藕的皮而已。”

 “可是炖汤嘛,本来就是把东西放进锅里煮就好了。本来就是斩好的,不用费事,给莲藕削皮就不同了,要一点点地把莲藕皮削干净,还要清洗,所以这锅汤,我绝对是包揽了绝大部分工作,四舍五入,算是我做的。”林曦自吹自擂地说着。

 她的眉目娇俏,声音娇软,真是糖一样的女孩。

 宋泽微微翘起,无可奈何地语气中全是纵容“好吧,好吧,说不过你。”

 林曦尝了一口,火候刚刚好,不赞道“秋冬季节的藕最好吃了。生炒脆,炖汤软糯。”

 见她开心地点评着食物,宋泽也夹了一块莲藕,没吃就已经觉得口齿生香了。

 咬了一口,莲藕的口感很粉,果然软糯。

 有她在,让因为得到父母不能回家过年的消息,心情沉重的宋泽,也在不知不觉中,喝下了两碗排骨莲藕汤。

 她是女孩子,哭也是天经地义的,可她却一直用笑容安抚着他。

 宋泽以为,他已经足够喜欢她了。

 可是,小曦总是有办法,让他更加喜欢她。

 除夕的上午,林曦打开被阿泽敲响的门。

 “我一会儿要去买点菜,晚上有什么想要吃的吗?除夕想要丰盛一点,什么都可以点哦。”

 林曦连忙拿起外套,换上鞋“我也要去。”

 宋泽想要阻拦“你在家里等着就好了。”

 林曦拿上雨伞,走出家门“我有东西要买。”

 “想买什么?我可以带回来。”

 林曦哈哈笑了两声“太重了,阿泽一个人可拿不回来。”

 “欸?”

 “我想去花市买两盆花回来。”

 “买花?”

 “嗯,买两盆小点的金桔树,讨个好意头。阿泽家一盆,我家一盆。”

 宋泽微怔,继而笑道“下午去吧,那个时候人少。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

 在这个时候,除了将一切希望寄托给运气,他和小曦也没有其他办法。

 “好。”她也担心,一次拿不了那么多东西,往年都是爸爸妈妈带着她开车去的。

 过年去逛花市,买几盆鲜花,是X省的传统,现在那里的人应该还不少,不过毕竟是除夕,一般到了下午,就没多少人了。

 花市都是天的,人少的话,也不需要太过担心传染的问题。

 “你先回去吧,外面还下着雨呢,怪冷的。”

 林曦笑了“打伞拿不了多少东西,而且我还要买对联呢,阿泽家买了吗?”

 宋泽默默摇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类的事情。买对联什么的,向来是父母做的事。

 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做这些很是多余。

 可是见小曦兴冲冲的样子,宋泽忽然觉得…有点过年的气氛,似乎也不坏。

 宋泽提醒:“带上手套。今天下雨,又降温了,手会冷的。”

 林曦一拍额头,转身拿出钥匙打开门,翻出放在门口架子上的手套。

 拍了拍手,带着手套的双手发出闷闷的掌声“我已经全副武装好了,阿泽呢?让我带手套,自己却偷懒。”

 宋泽把手伸到林曦面前,展示给她看“我的手又不像你,被风一吹就会裂。”

 林曦忍不住吐槽:“…自恋。”

 虽然这样说着,林曦的视线却不受控制地落在阿泽好看的手上。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皮肤细腻白皙,指甲修剪得整齐,是一双一看就知道没有做过重活的手。

 “你这是在说…我的手很好看的意思吗?”

 “欸?”林曦预感不妙,她好像又要被阿泽绕进去了。

 “我刚刚只是让你看看,我手上的皮肤,状态很好而已。”

 林曦确定自己被阿泽绕进去了,瞬间气成河豚的样子“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什么?”

 林曦做了个鬼脸“阿泽随便哪里拆开来看,都很好看。”

 说着她大笑着,风一样地跑下楼去了。

 她活力四的样子,让宋泽忍不住微笑,慢慢地走下楼去。

 最近林曦不常来菜场,阿泽总是有办法,让她呆在家里。

 他们特意避过了清早菜场人最多的时段,这也意味着,菜场里的菜品,都是被人挑剩下的,最好的部分早已被精明的人们买走。

 不过乍看上去仍旧琳琅目。

 宋泽问:“今天晚上,准备做六个菜,你喜欢什么?”

 林曦数着“总要蒸一条鱼,还有炖个汤吧,有点想吃香芋蒸鹅…可是就两个人,鹅太大了…”

 想到去年除夕的场景,宋泽心中微涩,林曦的发丝“那就做香芋蒸鹅吧,剩下的部分可以过几天吃,还有粉丝蒸扇贝,笋烧,好不好?”

 “欸?”林曦忍不住说:“做这些很麻烦的。”

 宋泽睨了她一眼,故意拉长音调“你总不会让我一个人做这么多吧。”

 “当然不会。”林曦连忙回答,她怎么好意思啊!

 “那不就行了,我们两个慢慢来就好了。”说完,他向水产区走去,显然是准备买几只肥美的扇贝。

 林曦没辙地跟在阿泽身后,看着他挑拣食材。

 他们买完鱼和扇贝之后,向菜场里卖禽类的区域走的时候,林曦瞄见了一个角落里,摆着一个像蒸屉般又扁又圆,一层又一层,由铁丝变成的笼子。

 它被绿色的网兜罩着,从网兜和铁丝的隙里,可以看见又细又长的东西在里面盘旋。

 是蛇。

 X省向来有吃蛇的传统,据说越毒越美味。林曦并不是土生土长的X省人,所以蛇并不在她家的菜单上,阿泽家也是如此。

 龙凤斗这样的菜式,林曦也只是听听而已。

 许多年后,在菜场已经难觅活蛇的踪迹,似乎另有销售的渠道,不过现在,蛇很容易就能在菜场里买到。

 宋泽手中拎着许多菜,顺着林曦的视线看去,不确定地问:“…你想尝尝鲜?”

 林曦忽然抖了一下,连忙摇头“只是看看而已。”

 宋泽暗暗松了口气,那个东西,他真的不会处理。

 走出菜场,旁边的小店里就有联卖,除夕这天的价格比前几天便宜一些,林曦挑挑拣拣,终于选了一副满意的对联。

 上联是:年年顺景则源广

 下联是:岁岁平安福寿多

 她又买了几个盘长结,还有大大小小的画了竹子和太平花,金光闪闪的福字。

 竹报平安嘛。

 在她的强烈推荐下,阿泽也跟她买了一样的配置。

 阿泽让她拿着这些占地不小,却半点不重的东西,他自己一手拎着大袋的和菜,一手还要打着伞。

 他那双好看的手,被塑料袋勒得泛白。

 林曦收了伞,快走两步,从阿泽手中抢过伞“我来打伞吧,反正你这把伞大的,足够两个人用。”

 宋泽弯了弯,将两个袋子分到空着的手上,瞬间觉得好受许多。

 X省的冬季,每每下雨,阴冷的感觉总是寒透骨髓,哪怕羽绒服套在身上,也不觉得暖和。

 可是和她在一起,看着她顾及着自己的身高,努力地抬高手臂,举着伞,为他们遮挡风雨的样子,温暖的感觉,就不断地自宋泽心底涌出来,熨帖至极。

 他还能多喜欢她呢?

 有的时候,宋泽也有些好奇。
上章 带着高考试卷去重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