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4章 朝觐
 以往都是到点自然清醒,今却是听到云笙敲门请示的声音才…?

 微生澜感受到一下又一下的拂过她脖颈的温热气息,低头一看便猝不及防对上祈晏清明的双眸。

 祈晏就寝时本就只着一件里衣,此时衣襟微敞出形状美好的锁骨与大片如上好白玉的肌肤,却似毫无所觉般只安静地望着她。

 醒来就是这般软玉温香在怀的场景,饶是沉静如微生澜,也不有片刻怔神。两人不知何时贴近至此,更别说她那还搭在祈晏上的手…

 “主。”以她的视角,能看到祈晏长长的眼睫正微微颤动。见她不应,祈晏又重复着低唤了几遍。

 鬼使神差地,她在祈晏眸上轻柔地印下一吻,看着那丝颤动在她触及的瞬间陡然停止。祈晏比之常人总稍显苍白的面容霎时染上些许绯,本就极为出挑的容貌此时更是明丽不可方物。

 “早。”初醒时的声音稍带沙哑,微生澜伸手替祈晏拢上衣襟。

 美在前,且是一个她不讨厌,甚至有几分喜欢的人…加之祈晏这副全然温顺的姿态。作为一个正常女子,扪心自问还是做不到不生丝毫念。

 但首先时间不对,今天是朝觐之。更重要的是,微生澜自觉她尚欠祈晏一场庄重婚宴…那场无受邀亲友,鲜为人知的简陋婚宴自然不能算是。

 听着敲门的声响又变大了几许,微生澜起身坐在沿,将被子往祈晏方向拉了些:“进来。”

 云笙进屋后一如既往地伺候微生澜洗漱更衣,不过他总觉得今似乎格外寒冷,都让他隐隐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了。

 一切妥帖后,云笙就听他家王爷对侧君说:“现才刚至卯时,你可以再睡会。”至于他家王爷说完后俯下身对侧君做了什么…嗯他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乘着管家早已备置在院外的马车,微生澜一路通行无碍地到了宸门之前。

 等候上朝的文武百官都聚集于门前的九卿朝房。而微生澜刚踏入房门,就有人了上来,眸带着亲昵笑意:“子昭别来无恙啊。”

 认出微生澜的臣子不在少数,但都只远远观望一二便罢。太女未立,景帝威严贤明且还正值壮年,她们可不敢随便与哪个皇女表现亲近。

 “现在倒是不怕被人说你谄媚于我了?”对这人来说,两人不过半月未见。但对微生澜来说,已是三年有余。

 女子名为苏衍,延郡王府的世女,也是延郡王膝下独女。

 但放着好好的家世不用,非要假装什么寒门子弟参加科举…延郡王只能叹自己这唯一的女儿不着调。

 不想苏衍此去却一举高中状元,索延郡王就由着她继续折腾。

 苏衍表情微变,忽作惊叹状:“原来我曾怕过吗。”浑然不在意周围那些甚至都不加掩饰的鄙夷目光,倒是用手托着下颌,将微生澜从头到脚打量了几番。

 她想起自己七岁之时着准备去皇城朝觐的延郡王,哭着闹着非要同行不可。向来宠女无度的延郡王哪经得住这架势,推托几下不成就应允了。

 但苏衍自是不可能跟着延郡王一同到重华殿面圣的,朝觐期间便由指派的亲信代为看护。

 “见到我有这么高兴么。”这眉眼微弯,处处洋溢着笑意的模样,不知道的人得以为她遇上什么大喜事。

 “我只是在想,即便不论家世,子昭这副皮相也不知得引的多少男子想要以身相许。”尤其小时候那粉雕玉琢的模样唉…让当初被亲信带着到御花园游逛的苏衍就这么一眼看中。

 待后来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着未来要娶的人儿其实是个女子,且还是当朝三皇女的时候…总之糟心之感无以言表。

 微生澜轻笑一声后摇了摇头,抛下一句对苏衍而言有如平地惊雷的话:“阿衍,我是有家室的人了。”

 “走吧。”听到传唤,众臣就要移至重华殿垂首等候君上的到来。见苏衍还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微生澜就伸手拍了下她的肩。

 苏衍木着脸亦步亦趋地跟在微生澜身后。

 是哪家公子?不…重点是,为什么她作为与之私甚笃的好友,连对方娶亲这么大的事都毫不知情?!

 噎着腔疑问,苏衍如其他臣子一般直背脊垂首站立在重华殿内。

 予国女子皆是十七岁行冠礼,皇女亦不例外。行冠礼后,为太女则居于东宫,否则就将受封为王,搬入宫外的府邸。

 也是在这之后,皇女才有上朝参政的权力。但若对政事没有兴趣,则只需定期朝觐即可。比如…景帝就有规定微生澜需每月入宫朝觐一次。

 听到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时,殿内的微小动顷刻停止,只余一片肃然。待明黄身影坐到那把象征着无上权力的龙椅之上,旁边的侍者便沉声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殿内站位是有划定的,景帝轻而易举地在右侧前方看到微生澜的身影。

 “陛下?”上前呈报提案的工部尚书迟迟得不到景帝的响应,一时心生几分忐忑,这份沉默也让殿内其他大臣暗暗把头垂的更低了些。

 景帝收回自己的目光:“回去拟份奏折,明直接上呈于朕。”

 工部尚书欣然应是,她认为景帝让她拟奏折,那这提案多半是成了。

 “还有何事。”平静的声音难辨喜怒,众臣皆垂首,自然也无法从神色上去判断景帝是何心情。

 不过近来也确实无甚大事,而那些蒜皮的小事也不会有臣子傻到在重华殿上禀,这不是赶着向景帝彰显自己的无能吗。

 “既无要事,便散了吧。”待侍者说完‘退朝’,殿上众人才各自散去。

 “王爷请留步,陛下让您到御书房觐见。”果不其然收到传音入密,景帝当然不会让微生澜只走个过场就离开。

 景帝在场时还安分站在微生澜身侧的人,现才终于按捺不住。

 “三皇妹这就准备回府了吗?”这老被二皇女当使的大皇女…这不,二皇女只给微生澜打个招呼就干脆利落地离场,哪像她还特地撞上来。倒也难为她在朝房的时候能一直忍着。

 微生澜对她其实无甚恶感,便微笑着轻颔首:“大皇姐。”此时其他臣子都很自觉的避让两人,当然并不包括有一堆问题想抓微生澜问个清楚的苏衍。

 “一月才得见你一次,真是比见母皇还难。”大皇女玩笑般地说着,心里却不知多巴不得永远不见到微生澜。毕竟在她眼里,就是微生澜抢了她的嫡女之位。

 “呵,皇姐今后怕是能见到我,可莫要厌烦才好。”看着大皇女脸上倏忽就变得有些牵强的笑容,微生澜也不戳穿。

 大皇女微生仪…实不足为虑。在微生澜看来,这恐怕是众皇女中最缺乏心计的一位。

 “这么好奇的话,直接去我府上一观不就得了。”大皇女一走,苏衍就急不可耐地靠上来问个不停,但都被微生澜用这一句话堵住。

 布置出乘坐马车离开皇宫的假象,实际在马车内的人却是苏衍,而微生澜早已到了御书房。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