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6章 波澜
 一连数,重华殿上都出现微生澜的身影,部分心思敏捷之人自是隐隐察觉到朝中局势的变化。

 各方前去隐晦试探的人不少,却皆铩羽而归。这般看似只中规中矩,实则滴水不漏的行事作风。让朝堂上想挑刺的人找不出错处,也让尚未站队的人新起了一份心思。

 “临雍一事,就麻烦师尊了。”将看完的密折扔到炭盆中销毁,微生澜把之前被她随意在镇尺下的那张宣纸拿给容璟。

 容璟望着纸上内容沉良久。

 临雍,数百年前曾盛极一时的国家,可惜三世而亡…统一之局演变成诸国混战。

 现今予国境内也有叫临雍的地方,实际位置就是当初的临雍都城。

 “你如何得知此地藏有密库?”甚至连其内部的路线图都能画出。

 微生澜面不改地扯谎:“师尊莫要小看绮楼收集情报的能力。”真相当然是她曾去过,且还将密库中的机关研究了一番,唯独是没动里面的任何财物。

 因为不需要。不需要的东西对微生澜而言既是多余,她不会为此多费功夫。

 而这世不一样。

 “有此信物,绮楼的人师尊可任意调动。”密库入口隐匿于断崖绝壁,光是这点就已将人拦下泰半。更别说内里机关重重,不擅奇门遁术者即便进去也是九死一生。

 但难不倒她的东西,何况容璟。

 略估算库中财物的价值,用以武装起五万精锐大概不成问题。

 要知予*队的编制人数虽可达百万,但实际能动用在战场上的有七十万就不错了,论精锐部队则还要在此数值上递减一番。

 容璟只点点头:“此事我。”忽而他扬起一抹颇具深意的微笑,问:“话说这个时辰,你是不是该走了?”今可是洛华节啊。

 “什么?咳…师尊。”微生澜有种扶额叹息的冲动,自从容璟得知祈晏的存在后,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调侃她的机会。

 不过算算时间,确实是该启程了,再晚些去东城的路不知会拥堵成什么样。

 行至暖阁,微生澜制止了虞书言想转身通报的动作,举步轻缓地踏入其中。

 “嗯…六韬。”祈晏正坐在轮椅上静默地看着书,微生澜走到其身后俯下身看了一眼书上内容。

 祈晏稍侧头,入目便是熟悉的温雅笑意。还未反应过来,他就被微生澜从轮椅中抱起。

 “我让人新制了一张轮椅。”此时应已被云笙推至门外了。

 祈晏对自己不能行走一事产生过怨怼,但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了。现在这人将他稳稳抱在怀中,揽在他身上的手没有丝毫松动…

 身有腿疾…似乎也不全是坏事。祈晏内心蓦地浮现这一想法。

 停置在门外的轮椅由紫檀木制成,做工细节上尽善尽美,可说是无可挑剔。且座上与椅背都覆着柔软的貂皮,光论舒适度就比里面那张高出不知几倍。

 把人轻放在椅上,微生澜就着俯身的姿势问:“如何?要是不满意,我再派人去寻能工巧匠为你重制一张。”昭王府怎么的也还是不缺这点钱,再说,女子对自己的夫郎合该不吝于疼宠才是。

 “很好,我…”后面的话便嗫嚅着让人有些听不清,祈晏无意识地握紧自己放在膝上的手。

 微生澜更凑近了些,以她的耳力说没听清是不可能的,但就是忍不住想逗下这人:“你什么?”

 观此情景,云笙很自觉地转身走人,当然他没忘记把虞书言也一起拖走。

 “很喜欢…”声音变得更加微弱,祈晏为躲避眼前之人的视线而略低下头。

 本应到底为止,但微生澜思及今天的节日,不由心念一动。

 于是祈晏就感觉他的下颌被人轻捏住,下一秒,他又被迫着对上了微生澜的视线。

 “喜欢什么?”微生澜眉眼微弯,指腹在祈晏瘦削的下颌轻轻摩挲,这人该知道她真正在问的是什么。

 眼前这双沉静明澈的眸子中只倒映出他一个人的身影,祈晏为此近乎失神的怔愣着。

 对上祈晏茫然惑的目光,微生澜不莞尔,却不打算放过他。

 “喜欢什么?”她继续追问。

 还呆着呢,这副好欺负的样子也是有些…可爱。为自己竟生出这种想法而纠结片刻,微生澜耐心地等待着答案。

 “…你。”话音落后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祈晏恢复清明的眸中闪过一丝慌乱,急急握住那只捏着他下颌的手。

 他在颤抖,微生澜意识到。

 “喜欢…你。”祈晏如放弃抵抗了一般说出这句话,相当于把他的心也毫无保留地曝在微生澜面前,而不管会遭受何种对待。

 这般迫自家夫郎表明心意是不是不太好…但微生澜又不能否认她此刻心情愉悦的事实。在这人微凉的指尖上落下一吻:“我明去向母皇请旨。”

 说完也不解释,只直起身走到轮椅背后。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