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8章 指婚
 话说左相今退朝还家,前脚刚踏入左相府,后脚就来了景帝的近侍官。观这人手上明晃晃的圣旨,左相表示她是莫名万分。

 这柳近侍作为帝王身边为数不多的近臣之一,素得帝王亲信。虽不是什么位高权重之人,平里众臣也莫不对其礼让三分。

 来人相当干脆,连相互客套寒暄功夫都省了。直接展开圣旨宣读,完全没给左相探问的机会。

 府中见者都已黑跪下一片,左相也不例外。然待左相听完千篇一律的开场白,终于听到的正题却让她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闻左相四子祈晏品貌出众、才德兼备,朕躬闻之甚悦…’方听到这里,她便知这是赐婚的圣旨。

 可这世上哪有把已嫁过去的人再娶一次的道理。再说,这圣旨也不该到她面前宣读。

 且不论左相是如何纠结,近侍官只管继续念下去:“指婚于三皇女微生澜,择吉完婚。钦此。”宣读完后恭谨地对左相略微颔首:“烦请左相大人待令郎归家后将圣旨转于他。”

 言下之意竟是要她代接圣旨了?在予国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

 “…微臣领旨。”帝王心思诡谲难测,左相亦不敢妄自揣度。这圣旨都下下来了还指明要她代接,横竖她是不能抗旨不遵的。只能暂将腹疑虑按下,接旨再论。

 待左相领旨起身后,柳近侍才又微笑着说:“昭王让下官转达,她不将携聘礼上门。诸事已毕,下官便告辞了。”

 “程礼,替本相送客。”当初寿宴之上的事本已是荒唐,左相却没想到更荒唐的还在这后头。

 若非今这突如其来的圣旨,左相真是不会想起她的四子。她本就不待见祈晏,何况自祈晏嫁入昭王府,双方就再无联系。

 这厢事罢,而那厢还在上演。

 “主子…我、我听正院的下人说,王爷要娶正君。”虞书言第一反应就是跑回暖阁找他家公子,此时还因跑得过急而有些气吁吁。

 微生澜对这次娶亲并无掩饰,又是以可允许的最高规格去置办各项事宜,府中下人会得知消息也就不足为奇。

 “嘶啦。”花灯的纸壁被祈晏划开了一道口。

 虞书言只来得及看他家公子微撇过头。这个角度,乌的长发挡住他的视线,让他看不到祈晏的表情。

 再然后,他就迷糊乏力地躺倒在地上,再无意识。

 “影七。”话音落后的瞬息之间,房中便多了一个黑色人影。

 祈晏面无表情地望着跪伏在一旁的黑衣女子,语调未有一丝起伏:“去查。无论是谁,寻到后一律当场格杀。”冷沉的双眸晦暗不明,如蛰伏着一团巨大的黑影,令人发憷。

 当然这等情景微生澜并不知晓,她此时正跟苏衍商讨娶亲的事。

 “子昭你这未免太过宠夫。”苏衍被这一长条的聘礼清单给得微愣。撇开金银玉石不谈,一些她只闻其名而从未得见的奇珍异宝在上面都罗列不少。还有这皇城繁盛地段的三间商铺,说是寸土寸金毫不为过,更别说商铺每月能带来的收益。

 …谁来告诉她,她这好友到底什么时候置办这么多私产的,现在还大笔一挥毫不心疼地当做聘礼送人。

 便是之前辅国将军求娶帝卿也没用上这规格,苏衍能说她真的很羡慕祈晏吗?

 微生澜只伸出修长的食指在桌面轻叩,不置可否。

 “不过你心聘礼也就算了,怎的连祈晏的嫁妆也要管?”嫁妆合该由男方夫家准备才是,和女方并无甚关系。便是将来带着嫁妆进女方家门,这嫁妆也是属于男方的私产。

 “祈晏在左相府不受待见。”虽说左相不会因此克扣该给的嫁妆,但只标准规格并不能让微生澜满意。她要还这人一场庄重婚宴,‘庄重’二字不是随便说说而已的。

 “十里红妆、风光大嫁,我自不会让他在这上受半点委屈。”而对苏衍一脸‘你没救了’的表情,微生澜则是淡定地选择无视。

 但苏衍蓦地就问了一句:“这事你告诉他了没?”

 半晌沉默。

 得,看这样准是没有了。

 苏衍摇着头给了微生澜一个很是无奈的眼神:“连圣旨都下了,你觉得昭王府还有多少人不知道自家王爷要娶正君?这传到祈晏耳里,你让他怎么想嘛…指不定现在就躲哪哭着呢。”

 这话前面在理,到后面怎就如此的不着调。但这般听着,微生澜确实也有些坐不住:“…别说了,我这就去。”

 果不其然苏衍又是挂起挪愉的笑容。苏衍和容璟,这两人在调侃她的这方面上,实在是有默契的很。

 …

 …

 “唔…主子?”虞书言捂着额头坐起身,现在还有点困乏晕沉。哎他什么时候竟躺到躺椅上了。

 祈晏见他醒了便望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你方才不知怎的突然昏倒,真是吓了我一跳。”

 虞书言困窘地点头‘哦’了一声,毫不怀疑他家公子所言。只想着是祈晏让人将他安置到躺椅上。

 公子对他真是太好了,这就是虞书言此刻的心声。典型的被人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的类型咳。

 “王爷她真的要…”待完全清醒过来,虞书言又想起之前在正院里听到的事。

 而微生澜已然行至,听着就顺势问了句:“要什么?”她本是想将一切都布置妥帖后再告诉祈晏,却忽略了昭王府人多口杂的这一点。

 “书言你先退下。”对虞书言一瞬间变得惊惶的神色,微生澜权当没看见。

 虞书言听了却没有动,而是把目光投向祈晏。待祈晏颔首,他才咬了咬下道:“主子,我就守在门外。”

 …在虞书言心里,她到底是怎样一个恶人形象。思及此,微生澜也是稍有些失语。

 “你要娶正君。”祈晏手上还拿着微生澜昨在洛华节上给他的花灯,但这花灯现在已与‘讨喜’二字无缘。

 “嗯。”话音刚落,微生澜就看到那盏已经伤痕累累的花灯身上又增添了一道口子。

 为什么会有点想笑…微生澜默默思考着。

 祈晏还在原地不动,微生澜便走过去将花灯从他手上解救出来。花灯凄惨的模样实在是让她有点抑止不住这蔓延的笑意,只好假装轻咳几声。

 祈晏只垂眸敛目,微撇着头,却还是安顺地任由微生澜握着他的手:“是哪家公子?”

 “自然是左相府的四公子。”微生澜回答时无有半分轻佻,神色也是再认真不过。

 原本还撇着头的人便霍地一下直勾勾地盯着她,甚至都不肯眨眼。

 俯身轻吻了一下祈晏温凉的,微生澜又微笑着缓缓补了一句。

 “名唤祈晏。”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