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9章 上门
 祈晏现在就像只被顺了的猫,又一翻身对微生澜出柔软的肚皮。

 这般易哄…微生澜愈加柔和了眉眼:“待管家把聘礼备好,我们就启程去左相府。”

 “好。”祈晏早已无暇思考,事实上他现正处于眼前之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状态。

 即使是苏衍,在知晓事情始末后也要与她说一句‘不合规矩’,祈晏却是想都不想就接受了她的安排。微生澜忽然觉得她对这人的喜爱,也许不止几分而已?

 王府管家的办事效率自然是很高的,未时就将一切打点完毕。

 左相府大门的守卫便看着数十驾马车陆续驶到门前,最前方较显眼的一驾停下后,下来了一个身着纹墨衫的端华女子。

 随行的侍者将轮椅从另一方搬出,至于将人抱到椅上的工作,就当然是由微生澜来做了。

 “敢问阁下是?”其中一个守卫客气而公式化地询问。

 下人连自己府上的主子都不认得…微生澜大概知道祈晏在左相府是有多不受待见了。

 当看到来者拿出的白玉牌时,守卫的态度顿时有了质的变化。

 被入正堂后,微生澜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左相也没让她多等,不出片刻就赶了过来。

 双方简单的见礼,微生澜直接开门见山地说:“来意想必左相是已知悉,本王就不再多言。这聘礼…左相待会让人前去核对便是。”

 左相是笑着口答应,间或望向祈晏的目光也十分温和慈爱。若非早已得知实情,微生澜兴许真会被这做派骗过也未可知。

 依照规矩,婚宴之前的半个月,嫁娶双方不能相见。

 “婚期定在下月初一。祈晏…这段期间,还望左相能代本王好生照顾。”微生澜先向祈晏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才又回过头语调轻缓地对左相说。

 左相是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这是自然,许久不见晏儿,我这做母亲的亦是十分想念。”

 场面话谁不会说呢,奈何祈晏对这话却是连抬下眼皮的反应都没有,只安静地坐在微生澜身旁,不置一词。

 当真是不给人半分面子…

 见祈晏这样,微生澜眸中就不觉染上三分笑意。

 “咳,有左相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从善如地换个自称说完这句客套话,她还是得给左相圆回这个场的。

 左相点头回应,心下其实有些许讶然。倒没想到她这四子还有几分能耐,能让昭王为他费心至此…总归他是姓祈,寻着机会自可加以利用一番。

 微生澜站起身,伸手抚平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皱褶:“左相事忙,我也不便多叨扰。下次再来就是亲之。”

 随后她婉言谢绝了左相要亲自相送的举动,跨出正堂门槛时再次对站在门外边的虞书言嘱咐道:“好好照顾你家公子。”

 虞书言作为祈晏的贴身侍子自然是一同回到了左相府,别的不论,他对祈晏的忠心还是能让微生澜为之信任。

 祈晏的视线自微生澜起身一刻就没从她身上移开过。直到注视着的人行过一个拐角处再看不见时,他才眨了眨已有些酸涩的眼,收回目光。

 半个多月…

 对他而言未免太过漫长。

 出了左相府的微生澜再次乘上马车,除了她所乘的这驾,其余都正依照原路径折返昭王府。

 “下一件拍卖品…”聚云阁每月一次的拍卖活动如常举行。

 微生澜所乘的马车已行至侧院偏门,守卫显然是认得这辆马车,并未对其做出任何阻拦。

 “主子。”叶绮衣垂首站立在停下的马车旁。

 开帘子,不待下人放置踏脚用的板凳,微生澜已轻跃而下。

 两人甚有默契的进到里间,微生澜抿了一口叶绮衣斟的茶:“临雍那边的进度如何?”

 “半月之内应是可完工。”叶绮衣知道她家主子是希望容璟能赶回来参加婚宴,心里已经暗自决定近再往临雍多调派些人手。

 绮楼在予国境内多处分布有或大或小的据点,但要说扎最深的根据地,无疑是是现下这个地方。

 谁又想到一个情报组织不好好隐在暗处,反而大摇大摆地敞于明面呢。

 聚云阁作为皇城排的上名号的拍卖行,每月举行的拍卖会皆座无虚席。能入座的大多是非富即贵之人,为个稀奇物什一掷千金者不在少数。

 叶绮衣将桌上的红木盒子推到微生澜面前:“这是完成品。”

 盒中是一块雕琢精致玉佩。白璧无瑕,玉质温润如脂,表层似泛着淡淡清辉。

 朝觐过后的一,微生澜就让叶绮衣去寻那住在烟城自名‘千机’的女子。此人专擅机关异术,上一世还是二皇女手下幕僚之一。那时微生澜曾与其手数次,虽不落下风但也没讨着多少好处。

 此等人才,这世既占了先机,微生澜当然不会放过。

 费心寻上门来,许诺丰厚的报酬却只要求她雕刻一枚玉佩…千机着实是没看懂来人的这番举动。

 看了一眼玉上的图案,微生澜的眼神陡然就有些飘忽。

 之前叶绮衣问及要雕刻何种图案时,她把各种瑞兽的名字在心中过了一遍,最终口而出的却是‘猫’这个字眼。

 说完之后微生澜还不大想改口,反正玉佩是要送给祈晏的,雕刻一个符合形象的图案也没什么不好。

 当然在不久的将来她会知道…祈晏哪是什么温驯可欺的小猫,顶多能说是在她面前收起了獠牙与利爪而已。

 但这都是后话了。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