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16章 霜色
 “晏儿…?”微生澜语中带着几分不确定。

 眼下这个地方是她居于宫中时的寝殿,也就是说这仍是在幻境之内。

 前方坐在轮椅上的人正背对着她,她只稍走近便听到那人的低声自语:“要怎么做才能让你高兴。”

 听着熟悉的声音,微生澜还未来得及消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猝不及防地被眼前的霜刺痛了双目。

 即使知道并不能触及这人,微生澜还是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当然毫无悬念只能穿透而过。

 轮椅上的人原本该是乌墨般的长发此时尽染霜,微微垂落的双眸中也透着疲倦之意,竟是无端显出几分狼狈。

 微生澜不忍地稍挪开目光。而这一侧目,她便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一樽冰棺。

 不难猜到棺中的人是谁。

 微生澜沉默着看了几秒,复又平静地将目光重新投注到祈晏身上。

 自重生后与祈晏相处以来,她确实怀疑过上一世柳苑失火之事或有蹊跷。毕竟愈是接触,她也愈加明白祈晏的不简单。

 但她的怀疑只针对事件本身,而无意针对这个人。这幻境若是想以此挑起她对祈晏的猜忌,就未免太过可笑。

 未逾片刻,微生澜忽有衣袖正被人轻轻扯动的感觉。愣神之际,手上也传来了温凉的触感。

 低头便对上一双墨玉般的眸子,正清晰地倒映出她的身影。

 微生澜一时微怔,手上真实的触感让她不有些惑了。

 看着轮椅上的人眸中倦意渐渐退去,最后余目依赖之…迟疑之下,微生澜终是没有挣开这人的手。

 理应是无法碰触到的,怎么会…

 “主。”便连唤她时的语调也与现实中一般无二。

 见没有被拒绝,祈晏就拉过微生澜的手贴到颊边轻蹭,几缕华发随着这个动作垂落到她的腕上。

 同样是熟悉的动作,微生澜默然思忖着。

 眼前霜依然刺目,她刚起一束握于手中,就听轮椅上的人又再喃喃自语道:“主定是不喜我这个样子。”

 “并无不喜。”那低落的神色看在微生澜眼里,否定的话语便顷刻间口而出。

 岂料话音刚落就被这人紧紧追问:“主喜欢我?”

 微生澜自认不过才沉默几秒,祈晏眸中方才生起的亮光又渐渐黯淡,她只得仓促着点了点头。

 “那主能不能对我笑一下…”轮椅上的人又试探地提出要求。他刚得到了一个想要的答案,现在他想要另一个。

 不知这人上一世究竟如何了,若是现在这般模样…微生澜不由得因心软而再次让了一步。

 这等要求,便是足了也无伤大雅。

 “不是这样。”对方确实依言弯起了眉眼,祈晏却并不满意。

 微生澜倒也不恼,只耐心地顺着问他:“那要如何?”

 “像对容璟那样的…”祈晏微垂下眸,这是他清醒时候绝不会说出口的话。

 微生澜顿时有些失笑。待离幻阵,她是该寻个时间与现实中的这人好好解释一番容璟的事情。

 祈晏的这类心思在她面前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地藏着,她有时候也就未能注意到。

 “晏儿不看着我,我是要笑给谁看?”微生澜抚了下眼前之人的长发,轻声询问。

 幻境也好,她还是愿意多给予眼前之人几分纵容。更重要的是,她现在所经历的无疑将成解阵的关键,总归是要用心周旋。

 轮椅上的人正为这亲昵的称呼而感到无措。以往远看着微生澜与容璟一起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在想…这人如果能对他出和对容璟一样的笑容,那不管什么事,他都会去做。

 “主能不能…一直陪着我。”许是这温柔笑意对他太具蛊惑力,他竟问了一个本不该问出口的问题。

 方才还可称是有求必应的人,现在却静默着不说话。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只沉默地望着他。

 “我知道了。”低不可闻声音。

 周围场景在此话音落后便以眼可见的速度崩塌,微生澜看着亦不免为之心惊,轮椅上的人却是一副习以为常的平淡神色。

 贪爱过分,有如物染不能离。

 对这一世微生澜而言,这只是个幻境。对上一世的祈晏,这是他的其中一个梦。

 …

 …

 “人醒了。”千机挑了挑眉,这破阵速度实是比她所预想的要快出许多。

 脖颈上的迫感顿消,千机回过头去望了一眼。挟制她的人早已失了踪迹,又不知隐没在何方。

 微生澜清醒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家夫郎从轮椅中抱起,揽入怀中。

 “主。”祈晏顺从地靠在微生澜身上,半眯起狭长凤眸享受披散在肩后的长发被顺抚的感觉。

 千机伸手被剑锋抵出淤痕的脖颈,不得不说持剑者对力道的掌控非常精确,始终未真正伤及她。

 她被人拿剑挟制半天…这人倒好,醒来就软玉温香抱了个怀。

 闻着怀中人身上熟悉的槐花淡香,微生澜平复了方才还稍有紊乱的心绪。

 “先生是否能够履行诺言了?”微生澜挂上与平常无异的温雅微笑,抬眼望向那正把玩着茶盏的女子。

 千机并无迟疑地点了点头。跟着这人也不算亏待自己,她虽不喜外界烦杂,但却还是有入世的*。之前是缺了那么一个能让她主动踏出这园子的人,现则是已万事俱备,连东风都不欠。

 又见微生澜把目光挪移到她的脖颈上,且带着明显的疑问神色…千机只笑而不语。

 方才还眸森冷,对她杀意频现的男子,如今以一副乖巧温顺模样靠在她的现任主上怀中。

 她是没有手别人家务事的爱好…再说主上自己招惹的情债,她这当属下的什么心。

 “天色已晚,看来今是须劳主上屈居客房一宿。”千机十分顺当地改了她对微生澜的称呼。于是不可避免的要解决晚膳这事。

 一个身有腿疾的男子,一个身份矜贵的王爷…千机是谁也没指望。

 “堂堂昭王也会厨艺?”千机本还淡定地踏入灶房,却没想到微生澜竟也跟了过来,着实让她心生诧异。

 掌厨本是男儿家的工作,但因她喜只身一人,这事自然就得由她自己来包揽。

 微生澜弯了弯眉眼,理所当然反问道:“同为女子,先生能会,我怎就不能会了?”

 虽不能说擅长,但做出一顿能入口的饭菜微生澜自认还是没问题的。毕竟上一世的她可没有现在这么安份,天南地北…予国哪处她没踏足过?便是边境之外的地方,她亦走过不少。

 有条件的情况下微生澜不会委屈自己,但没条件的情况下她也愿意将就。离了伺候的人和舒适的环境,理所当然的她是得学会自力更生。

 千机似被这话噎了一下,便由着微生澜入内帮忙。

 晚膳用的最舒坦的人无疑是祈晏。菜肴好不好吃他并不在意,知道是微生澜做的就够了,再者他是连夹菜的功夫都能省去。

 千机嘴角,近距离观看这等亲昵的场景不免让她有几分纠结。

 但真正纠结的却还在后头,须知园内的主屋与客房之间就只一墙之隔…

 深夜时分,千机毫无睡意地睁眼望着屋顶横梁。

 这两人…真都当她是聋子不成?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