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20章 南墙
 接连几,文武百官以及那些个从宫外寻来的能人异士可说是扎堆常驻在琳琅阁中。

 最初端详这把古锁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这定是延楚为刻意刁难而出的一道无解之题。

 这等锁身无丝毫隙地嵌于盒上,展出的地方连钥匙孔都没有的锁…除了强行破开哪还有别的办法可解?

 然也正如那延楚皇子所言,能强行破开的法子必也将损及盒中之物。兴许这铸造之人本就没想让这宝物再现于人前,从一开始就打的是彻底将之封死的主意。

 但这得出的无解结论是无人敢上禀于景帝…在此一筹莫展的情况下,众人几盯在玄铁盒上的目光都仿佛能在其上看出一朵花来。

 巴掌大小的玄铁盒被众人翻转摆敲击等折腾了无数遍,但这四四方方的铁盒子就是纹丝不动,当真是急煞人也。

 直到有一人在碰触之时,指甲盖无意间似乎碰着了盒身边缘交接处极浅的一字型凹槽。

 只闻‘咔’的一声脆响,锁身自盒中推出,锁身底部的小隙也由此得见…正是那起初未能见着的钥匙孔。

 这一进展可就有人急不可耐地去向景帝呈报了,即便只换来寥寥的‘不错’二字,也足以让阁中许多人天喜地半天。毕竟能得这将予国引至现今繁荣的贤明帝王一句夸赞,就不知是多少臣子梦寐以求的事情。

 钥匙孔都找到了,想予国能工巧匠不计其数,配把合适的钥匙还不简单吗?至少此时阁中众人还是这么认为的,一个个面上皆是踌躇志之

 而大皇女与二皇女这段期间也是事务繁忙得很…要忙着争这份功劳不说,还要忙着去讨那美其名说是在游览予国风光的延楚皇子的心。

 比之她们,微生澜相对就悠闲得多。她现唯一在忙的只有追查蛊毒一事,而绮楼的势力发展至此,她再想查什么都是事半功倍。

 “这是怎么伤的?”回到房中时见自家夫郎腕上竟是了段纱布,表层还隐约沁出些许红色,微生澜登时就拧紧了眉。

 她不过半没陪着,这人就能把自己给伤了?

 云笙和虞书言都在一旁把头垂得极低,祈晏之前让他们到门外守着,他们只能照做。微生澜不会因此而责怪他们,但他们却自觉照顾不周。

 见眼前之人极其小心地将他了纱布的手缓抬起移放到桌面上,还有这目光扫过沁血处时的气恼心疼之…祈晏心中蓦地生起丝丝悦情绪。

 “为作解药的药引…”轮椅上的人乖巧诚实地回答,且眸光颇亮,似对伤口处的疼痛毫无所感。后又邀赏般地把一个花梨木盒用未伤着的手推至微生澜面前。

 祈晏是对别人狠,对自己也能更狠。最初研习毒术时,以身试毒是为常态,渐久之一般毒物对他便失了效用…虽不能说百毒不侵,但他的血作为药引无疑是极好的。

 微生澜闻言微怔,心绪刹时就变得十分复杂。

 云笙已依着指示去里间提来药箱,微生澜动作轻柔地把祈晏腕上那沁血的纱布拆解下来,整个过程都竭力避免碰痛他的伤口。

 本应如上好白玉细腻肌肤硬生生被添了一道划痕,划痕虽不算深却很是狭长。伤口的血是已止住了,但留下的暗红色血迹与这伤口附近似微肿起的样子仍显得格外刺目。

 “痛吗?”微生澜垂着眸细细处理那腕上伤口处干涸的血迹。

 祈晏本是反地想回答‘不痛’,但忽然心念一动,这话出口时就成了:“…痛。”

 这人若能为此再多予他几分爱怜,要他直言示弱也并无不可。

 “解这枯蛊就非得需要你的血做药引不可?”然微生澜没有如祈晏所期望地出言安抚,反而是音平淡地再问了一句。期间手上动作也并未停下,把伤药仔细敷于那道划痕之上,又从药箱中拿出一块纱布为其重新包扎。

 祈晏听着眼前之人微沉下的语调,且包扎完后也不正眼看他,总算也由此反应出不对劲来…一时迟疑着不知该摇头还该是点头。

 枯蛊确实并不易解,这本就是一种相当难的蛊毒。蛰伏与生效两个阶段,前者长达数年,后者却只在短短几。基本可说过了蛰伏期则药石无医。

 所幸景帝中毒尚浅,持续用配置的药物抑止减淡毒,即便没有这药引…不出半月当也可解。

 但他是想微生澜能尽早安下心来…

 “没有下次,嗯?”到底是不忍心让自家夫郎忐忑太久,微生澜很快就主动打破了沉默。

 轮椅上的人几乎是在听此话后的一瞬就点下了头,但微生澜分明从这人眼中看到了匆匆闪过的惑。这人连她语中要求的是什么都还没想清楚就一个劲应下了,微生澜是又好气又好笑。

 “晏儿不该如此低估自己在我心中的份量。”有些话只需点到即止。看着轮椅上那人在怔忪片刻后又迅速转为欣喜的神色,微生澜便不再多言。

 “影九。”

 在话音落后就现于旁侧的暗人影,身上装束与影七别无二致。这是景帝转到微生澜手上的暗卫之一,与派遣至祈晏身边但仍听命于景帝的影七不同,影九只需奉行微生澜一人的命令。

 微生澜把那花梨木盒递予她,温言道:“便劳你再行一趟了。”

 “主子,属下…属下担不起这劳字。”

 影九面带腼腆之,似乎因受这样的温和对待而有些手足无措。

 微生澜不置可否地拍了拍影九的肩膀,微笑道:“去吧。”

 那于晚宴过后回到昭王府时,微生澜就已让影九入宫去与景帝说明蛊毒一事。景帝这几也不动声地开始着手清查周遭人等了。

 “是。”影九眉眼皆弯成了月牙状,显得十分孩子气,不过她确也只是个刚至豆蔻年华的小女孩而已。但若有敌人因她这稚龄模样就看轻了她,最后下场必定是极为凄惨的。论能力,影九在暗卫中可算出类拔萃,否则景帝就不会把她选给微生澜了。

 同样是听命行事的暗卫,影九比影七要鲜活太多,当然影九这子不乏有微生澜的原因…

 待影九的身影闪出了卧房,这接下来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微生澜哪也没去,就陪着祈晏耗在房间里…甚至还闲得与他来了几局对弈。

 “主不是还有事要做?”祈晏得承认他把话刚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了,明明恨不得抓着人不放,哪能像这样把人往外推。

 从昨晚看到的折子内容上看,有关蛊毒一事的线索是已找着不少,他想微生澜这几该是忙碌得很才是。

 微生澜平静地摇了摇头,又在棋盘上落下一子:“不急,时候未到。”狐狸尾巴虽是让她隐约见着了,但为保证抓捕时能万无一失,微生澜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

 顿了一下,微生澜半开玩笑地说:“比起这个…晏儿莫再刻意输子于我才比较重要。”

 每次都只输她半目或一目,哪来这么凑巧的事情?

 祈晏本还觉自己将输子的度把握的很好,至少不会让眼前之人觉得赢他无趣,而是得费相当一番功夫才能赢下棋局。至于让眼前之人输…这种想法从一开始就被他抹除得一干二净。

 然现却被这人直言点明…

 “主…”祈晏手上执着白子,听完这番话后他却不知该把这子往哪下了。

 听着这无措的低唤,微生澜先是轻‘嗯’一声作为回应,而后温声道:“用你最擅长的方式下便是。”

 微生澜的耐心不止在对事上,在对人上或还更盛之。比如现在,她就在一步步引导…或者说导自家夫郎把隐匿的一面也展在她眼前。

 昭王府这些天来都是如这般悠闲平静,宫内琳琅阁中的众人却都还在百般忙活。

 为锻造解锁钥匙而募集至宫中的能工巧匠人数可观,即便是一人只制一把钥匙,台上也得摆上有百余把。

 首辅拿起其中一把试用,预料之中的没能解开。这倒也无人气馁,毕竟才试了第一把,哪这么走运能一试就成。

 但当第二把、第三把…台上逾半数的钥匙都被判定无效时,阁中众人的脸色也愈渐不好看了。

 匠师本都信誓旦旦地保证她们打造的钥匙是完全契合的,然在把钥匙入匙孔中想要转动时,就一个个都傻了眼。

 有说不撞南墙不回头,但其实更多人是连撞了南墙都不自知,还偏想着要在其上撞出个。这琳琅阁中的一众人等正是如此。

 “这么说,先生是去瞧过了?”微生澜看着眼前女子面上是一副饶有兴趣的表情,不由得也微微好奇起来。

 眼前这人可是个机关大师,能让她出这表情…那玄铁盒上是藏有什么高深的玄妙乾坤不成?

 现已是晚宴过后的第十七,离期限只剩半月不到。

 千机闻言后略微颔首,眼角处逸出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止藏不住。

 “那琳琅阁中的人都把心思放在铸造开锁的钥匙上…”这般说着,千机是连角处的弧度都隐隐有上扬的趋势。

 倒不是因为什么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只是看着那些个人,让千机想起她自己当年也是这么一头撞在这道南墙上的。

 于是她对此就实有些…忍俊不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