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23章 束发
 距离延楚所定下的期限只剩最后两,千机在几前摸索出解锁方法后就把真品与赝品又互相换了回去。

 不过对于琳琅阁中的众人而言,阁中摆放着的是真品还是赝品大概都并无影响。

 “主子,礼部侍郎在正堂等您。”云笙作为贴身侍子,当自家主子待在卧房的时候,这入内传话的工作就都须由他来做。

 微生澜此时正拿着一个琥珀的半圆角梳,动作轻柔地在祈晏乌墨般的长发上遍遍梳下,每一下都尽职地梳至发尾。

 而未等微生澜有所回应,祈晏就抢在前头开口道:“主让她等多久都没关系。”

 难得这人有替他绾发的兴致…祈晏只能暗恼于他的那属下不懂得挑选来访时机。

 自家夫郎如此明显的心思微生澜自然是看懂了,心下微觉好笑。

 说起来她昨还想着亲自去会会那人,没想到却是对方先找上门来了。

 “传话过去让她再稍等片刻。”安抚地暂把左手按在祈晏肩上,微生澜稍侧头对云笙

 自家夫郎这一头乌墨长发触感实是柔顺,微生澜也不由得多抚触了几遍。

 祈晏对此显然是十分受用,舒服惬意地半眯起了一双狭长凤眸。若不是微生澜正在替他绾发,他或都想要把那只手拉到颊边轻蹭几下了。

 “好了。”最后加上固定用的发簪,这绾发算是大功告成。

 祈晏低低地‘嗯’了一声,眸中情意是怎么也藏纳不住。

 微生澜为此弯起眉眼,温声道:“晏儿若不嫌弃我只会这一种发式…”

 言语未竟,祈晏就出声打断道:“主是要每为我束发吗。”

 这本该是问话,但话中过深的期许却让它几乎变成了一句请求。

 虽只是最简单的发式,但是由这人亲手为他绾的,他哪还会有不喜欢的道理。

 微生澜轻巧地点下头,顺着自家夫郎扯着她衣襟的手微俯下身,毫无预兆地收获了美人的又一次主动献吻。

 那抹温软正正印上她的瓣上,二者因太过靠近而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稍稍退离了些许,微生澜轻笑着问道:“就只是这样而已?”仅贴合在一起就没有了后续动作,果然自家夫郎便是再主动也改变不了这技巧生涩的事实。

 但她倒也没想要为难祈晏,发绾完了,她现是该去会见下来客。

 不料在话音刚落的瞬间,祈晏又凑近把她退离时留下的空隙给填补上。

 除去温软的触感外,上还多了一种被舌尖轻抵描绘的感觉。

 祈晏微仰着头,不愿错漏自己正竭力讨好着的人的任何神色。见这番动作没有遭到拒绝,他却是想再进一步地把舌探入…

 自家夫郎的学习能力当真是不错,微生澜不自觉地思索着。

 该说值得嘉奖吗。微生澜无声地笑了笑,这一动作现无法通过勾起角来表达,但并不影响她眸中笑意的加深。

 最终结果当然是祈晏息着瘫软在微生澜怀中,单薄的膛在息间微微起伏。

 “暂且先放过你。”怀中美人因动情而面染薄红的模样实是秀可餐,然微生澜并未有其他逾矩动作,只稳妥地把人横抱起,轻放到木质轮椅上。

 祈晏推着轮椅跟在微生澜身后到达卧房外间,在微生澜将踏出房门之时,他才慢地开口道:“主对她…无需太客气。”

 语中的‘她’指的是礼部侍郎。

 事实上这在祈晏看来已是相当委婉的说法,他本是想说‘随意指使即可’的。

 微生澜未有答话,但作为回应,她轻捏了下自家夫郎的面颊。大概因为手上触感过于柔软,这动作不住多维持了几秒。

 自家夫郎好好一张清冷俊美的面容被她这么一捏,无端就多了几分喜感…偏生这人还只眸带疑惑地望着她,安顺地靠坐在轮椅上连半点挣扎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微生澜轻咳一声放开了手,自家夫郎这般乖顺真是每每都让她不忍继续欺负…当然某种特定时刻得除外。

 礼部侍郎名为顾余,在皇城中毫无疑问是可被算入青年才俊一列,且不得不说此人近年的官位上升速度快得令人乍舌。

 在微生澜刚步入正堂时,远远就看到那身着朝服的女子向她行礼。

 “王爷。”顾余面上恭敬的神色是再真实不过,没有因等待而生起半分不耐。

 两者之间并不陌生,每上朝都在同一殿上,早已有多次照面。而顾余对自家主子的主也总不免多有关注…

 微生澜略微颔首,示意其上座。

 顾余忙摆了摆手,这种私下里的场合,她是不敢与眼前之人同坐的。想到自家主子冰冷冷的眼神,顾余就心底发怵,她是完全不想体验自家主子管教下属的手段。

 微生澜大概明了原因,也并不强求。

 “下官前来拜访是为将此物转与您。”从袖筒中拿出一封信件,顾余毕恭毕敬地双手呈了过去。

 微生澜接过后只打开稍看了一眼就将之合上,抬起头出温雅的微笑:“截获这封密函卿想必是费了不少功夫…”

 随即把话锋一转:“礼部尚书的位子,卿不久后当是可接任了。”

 不出预料的话确会是如此,顾余点了点头。

 蛰伏幕后者确是微生澜料想中的那个人,只是手上的证据不足以明确指向这正主。

 先剪去微生玘在礼部的势力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加上手中这白纸黑字的信件,足以让礼部进行一次大换血。

 “后若还有用得着下官的地方…王爷尽管开口便是。”顾余的态度十分殷勤,她今之所以早起赶来昭王府,就是因为担忧微生澜先她一步去找她。

 要真是如此,让自家主子知道还得了。

 顾余说完后微顿一秒,似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只望王爷届时能为下官美言几句…”

 顾余才刚逾双十年华,却已坐上了礼部侍郎这正三品官员的位子,论能力自是毋庸置疑。仕途一路顺风顺水,除去办事能力外,还是因其极懂得审时度势。

 顾余也算是看明白了,想讨巧嘛…还是得从眼前之人入手。这人要是肯为她在祈晏面前美言哪怕只半句,她今后的日子就不知能舒坦多少。

 “自然。”微生澜轻易就点头应允了,这也就是动动嘴的事情而已。

 不过自家夫郎…有这么令人畏怖?微生澜仔细思忖了一会,发现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把祈晏与‘令人畏怖’这四字联系起来。但观这礼部侍郎的表现,分明是对祈晏敬畏至极。

 微生澜记忆中的祈晏是像一只乖巧温顺的小猫,易哄易逗。而任凭她如何逗,这只猫儿在面对她时都还是把手上利爪给收得好好的,根本无有让她瞧见的机会。

 让管家把人送走后不久,微生澜便至书房草拟了一份名单。

 “你这是想把礼部官阶看得过去的人给全换下来吗。”容璟查看着微生澜与他的一份纸张,上头约莫写有数十个人的名字。

 微生澜神色间很是平静,她语速轻缓地回道:“正好把之前安的人推去补上那空缺的位置。”

 谋害帝王的罪名,哪怕只牵涉到一点都是斩首之罪。但这也还是轻的,重的那都是株连九族的刑罚。

 “这下你和礼部尚书再不用相互看不顺眼了。”容璟虽是戏谑地说着,眸中却无甚波澜。

 活的时间太久,容璟的情感也随之淡化了许多。如若是在旧时,他该是会对被那些遭受株连的无辜之人抱以同情的心态。

 “是她处处针对我在先。”微生澜微蹙起眉,言语间连音都沉下三分。

 容璟只得好笑地接了一句:“你害的人家的掌上明珠在冷宫里待了数年,还不许人家不待见你了?”

 说是这么说,但容璟对微生澜当初杀儆猴的举动并无异议,只能怪那礼部尚书的嫡子要在那种时刻撞在口上。

 彼时君后初薨,虎视眈眈着想对微生澜这身后无家族势力的皇女踩上一脚的人是不在少数…然稍微带了脑子的都不会在这种时刻急着出手。

 “明便先解决延楚一事。”微生澜对容璟的话语不置可否,幅度极小的摇了摇头。

 微生澜想到那封密函中隐隐透出一个她从未想过的人,毕竟在她眼里…景帝的三名近侍官该都是忠心耿耿之人。

 因近侍官可算是景帝的心腹,微生澜也与之接触过几次。

 那个最常侍立于景帝身侧,总身着竹青色衣袍的的女子…在看向景帝时的一瞬就会柔和下本是沉静的目光。

 眼神无法伪装,微生澜不对自己的推测结果有所怀疑。

 所幸未到收网之机,她尚有时间验证此事。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