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31章 较劲
 “你去哪?”好几次相继命中同一猎物,商止还思忖着对方何时才会忍耐不住来主动与他交谈,却不料那玄墨身影放下了手中长弓,改为持握缰绳。

 祈晏接过那把微沉的牛角弓,不让身后女子有回答的机会,他在对方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当即反问了一句:“与你有任何关系?”

 说完后他抬眼望向那个白衣清雅的男子,只打量几秒就又稍稍垂落了眼眸。

 素浅衣饰…倒曾经是他身后女子所喜欢的。想到之前苏衍与这男子的几次眼神交流,祈晏垂落的眸中温度愈低,黑沉沉的透着令人压抑的森冷。

 “自然是有。”商止的目光仍停在微生澜身上,他在等待对方的回答。幼时这人虽也不如何搭理他,却不会拒绝他跟着…就算是有时候被他烦得厉害了,也顶多是多走快几步而已。

 “世子既喜欢这处地方,本王将之让出便是。”微生澜直觉自己不应口两人间的这个话题,只就着揽的姿势在怀中人的侧轻捏了下,面上仍带着浅淡的温雅笑意。

 对方是故意每次都与她选择同一猎物,然参赛者间相互争抢猎物的情况并不少见,商止的行为也不算违反规制。

 一般情况下,已倒下的猎物不久后自会有侍者将之运送回营地的放置地点去。而箭矢上刻有各人的名字,也不会不清楚归属。

 若有如现在的这种状况,两者争夺同一猎物的,最后则是以箭矢中的致命点判决归属。

 商止自认骑功夫不算差,至少相比其余同行男子,他已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与一些女子较之也毫不逊

 但与眼前这每箭都精准穿猎物脖颈的女子相比,他却是差得太远。刚才对方话中的‘让’字,实际是并无半分自我抬高。

 继续下去的结果恐怕会是他一分不得,商止冷静地思考着这个事实。

 “主,他跟过来了。”祈晏垂眸轻抚着手上这把长弓的弓身,语气平淡的好似并不在意…只除了这晦暗不明的眸光,了其主人之心情不佳。

 在他还不能光明正大出现于身后女子面前的那段时间里,这商靖侯府的世子还只是个稚龄少年的时候…对方不费任何气力就轻易拥有着他百求不得的东西。

 虽不知后来是什么原因让对方选择离开,但既离开了——

 “铮。”极其短促的一道清冽声响,是弓弦被拨动的声音。

 就别再回来碍眼了罢。

 “由他跟着吧。”微生澜并没有策马把身后跟着的人甩开,而是把骑御速度控制在不急不慢,相对平缓的区间…目的当然是为了让自家夫郎能稍微好受些。

 上一次见身后那人是许多年前事情,名字仍是熟悉,模样她却是已记不清了。对方的变化甚大,但又似乎是仍如旧时那般的,子上有些固执。

 依现在的方向再深入几许,应是能到她熟悉的那片狩猎地点。

 沿途灌木丛的高度渐涨,差不多可及半人高。除去马蹄声外,现隐隐还可听见瀑布泻的声音。

 看来是没走错。

 祈晏蹙眉望着手上的鹿哨,他并不能吹出多大响声,尤其在这空旷广阔的山野,这点声音能传出的距离更是有限。

 不远处骑在栗骏马上男子凝视的目光未免太过明显,祈晏发现自己竟是连这都不大想忍受。

 把鹿哨上方才自己用触及过的地方抵贴在身后女子边角微勾的上,待做完这动作后,祈晏倒是忽然有了与觊觎他心悦之人的男子互视的闲情逸致。

 “嗯?”浑然不知怀中人与商止在这短短几秒间完成了什么样的眼神锋,微生澜因怀中人的此番动作而微低下头。

 无解读出错的话,藏敛在这双漂亮眸子中的神情应是…期盼?

 以余光瞥见商止本就不善的眼神似乎变得更具危险意味,祈晏本就微有上挑的眼角却是弧度渐增了几分。

 加以内力吹奏出来的哨音自是比普通无技巧方式的效果更胜百倍不止,鹿鸣之声甚至在山原间有所回

 被鹿哨拟声吸引而来的鹿群如成队而行,相对密集的群体让狩猎者可说是无需瞄准,即便阖上双目都能命中猎物。

 “晏儿也想试试箭?”微生澜略为迟疑地问着,怀中人竟是把她的长弓立起,还以十分标准的姿势摆放至身前。

 只差把箭矢搭上弓弦了。

 光只在她这询问期间,商止已是出了好几支箭矢。同伴哀鸣倒下,鹿群因受惊而开始有些分散开来。

 成果被对方扰,微生澜也没有太在意,在怀中人颔首后就自箭筒中了一支箭递去。

 “主教我。”祈晏把箭矢接过,手上却没了后续动作,反倒是就着靠在身后女子怀中的姿势,带恳求意味的,头部在这玄墨身影的肩上轻蹭了蹭。

 微生澜只觉有些许意,原因便是怀中人的乌墨长发总间或蹭过她的脖颈。摆出这么标准的准备姿势,她还当这人对此是有所涉猎,没想到…

 失笑着抚了下那头极为柔顺的长发,微生澜褪下手上扳指,将之套在怀中人的右手拇指上。

 送给他?祈晏把自己的右手抬起细细端详了一番,虽然这枚赤玉扳指他戴着感觉有些过于贴合,无有可挪动的隙…

 看怀中人这面染薄红的模样,微生澜总觉得这人是不知想岔到哪去了,只得轻咳一声道:“不太合适…但晏儿得戴着才不会被弓弦刮伤。”

 不是礼物,祈晏尚来不及失望,就被身后女子带着开始了手把手的教学。

 微生澜十足耐心地重复教授了几次,第三次的时候怀中人侧过头来与她低声道:“我记住了。”

 箭技巧不是个容易掌握的东西…然见自家夫郎眸中是认真神色,微生澜默默咽下了这句话,改换成夸赞的话语:“晏儿自是嗯…天资聪颖。”

 微生澜本是想放手安心地做传递箭矢的工作,未逾片刻却发现自家夫郎竟是与商止较起劲来。

 怀中人不带笑意时,清隽面容便显得疏冷万分。此时双微抿,毫不客气地把弓矢瞄准商止即将到手的猎物。

 身后女子没把对方的抢夺行为放在心上,不代表他也如此。

 “晏儿…”待微生澜唤出声后对上怀中人回转过来的那双墨玉眸子,制止的话语顿时就都说不出口了。

 自家夫郎这是要给她讨债啊。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