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38章 醉醒
 这一开口就能让她清楚嗅到酒的气味,这人喝的怕是还不少。

 “主…”迟迟未得到回应,面染酡红的美人半敛起那双狭长凤眸,不肯罢休地重复低唤。

 也不知是不是醉酒的原因,这低唤时的尾音总有一丝微妙的上挑。

 这人该不是把她当成榻来了,这般想着的微生澜却是弯起了眉眼,眸中柔渐深。说着就真是切切实实的那种着,身上那人把身体重量全交给了她,以至于两人贴合得寻不出一丝空隙。

 自家夫郎容姿出众是早已知晓的事情,却未想醉酒之时…还别有一番风情。

 “书言也不拦着你。”本是想对这病弱却偏还饮酒的人说教一番,但微生澜听着这声声呓唤,出口时的言语一转…便转到无辜之人身上。

 醉酒的那人却似是未能听懂般的,或者说是没有在听。只待女子停了言语,就自顾自地顺着对方的下颌至上,落了一路的细密亲吻。

 “晏儿。”

 这一声是听懂了,微生澜就看着在她身上的人努力睁了睁眼眸,然而下一刻就是把头埋在她脖颈旁的肩窝上,倒也是安顺地不再动作。

 这点重量对她来说虽是不算什么,但难道自家夫郎是就打算这样着她睡一晚不成。

 微生澜先在祈晏背脊上轻拍了拍,随即就略微施力准备把这着她的人推到榻内侧。

 这一推是不得了,原本安顺着无有动作的人刹时稍撑起身,乌墨长发也因这动作而垂落下来,那双好看的眸子直勾勾地把她映入眼底。

 “主要推开我。”似疑问也似自答,祈晏的墨玉眼眸中虽无一丝冷意,却似乎是格外黑黝…沉暗如渊。

 微生澜一时哑然,随即又觉好笑…但她总不能跟一个醉了酒的人讲道理不是?尤其在这人还是自家夫郎的时候。

 吧。

 微生澜放在祈晏背上的手只稍用力…或许还不需用力,这醉酒的人就又恢复了方才乖顺时的姿态。

 但微生澜很快就发现这‘乖顺’仅仅是她的错觉,这醉了酒的人,实际是半点也不安份。

 “…晏儿。”微生澜只得又唤了这人一声,眸中也浮起几许无奈神色,不照铜镜也知道她的颈侧定是已被这人留了好几个印子。

 祈晏确实也应声而暂停下动作,却是又声音极其低闷地自语:“主还不允我唔…”在这醉酒的人把话说完之前,微生澜就寻上对方那抹正张合着的淡温软,干脆利落地以吻将之封住,更是把舌探入将属于她的领地全数巡查了一番。

 “不允你什么?”桂花酒…以这种方式尝得的,似乎是比以往饮过的都更醇馥香郁些。

 刚受了一番亲吻的人现就稍微安份下来,本就如氤氲了一层水雾的凤眸,失神中就更映不清眼前事物。美人微上挑的眼角处泻出的意,衬着因醉酒而染上酡红的清隽面容,端是让人再移不开目光。

 酒可醉人,美人亦如此…或更甚之。

 不过说到底这人是她的。微生澜望着那还微张着息而答不出话来的人,弯了弯眉眼毫不掩饰眸中的三分笑意。

 但她还是低估了自家夫郎醉酒时能做到的不依不挠程度。

 待祈晏缓过气来,便是自主把给微生澜送了过去,连着亲吻了好几下才低声道:“主不能接下那道圣旨。”

 “嗯,不接。”微生澜平静和缓地应下,过程中连一丝犹豫也无。这种话自家夫郎在清醒时恐怕是说不出口,现下醉了酒是倒是格外坦诚。

 “主也不能娶君纳侍。”不仅坦率,醉酒时的祈晏还会步步进,换个词用得寸进尺来形容也可。

 只不过这得寸进尺并不会让微生澜生厌,反而是愈加心软纵容。

 “不娶、不纳。”

 醉酒中的美人似乎差不多是满意了,半眯起那双狭长凤眸,把头轻枕在女子肩上。

 不久前祈晏让虞书言去取了一小坛桂花酿,他面无表情如喝清水一般地将之全数灌下。此时混沌的头脑其实是已无甚思考能力,只偏还心心念念记挂着诸多事端。

 “主…一直不问我是谁的人。”纵然明了心悦之人是已然知晓事实,但对方不挑明,清醒状态的祈晏会选择维护这层窗户纸,遑论有这等主动开口提及的时候。

 话音落后没多久,在祈晏尚未反应过来时,两人的上下位置已然发生了对换。

 这醉酒的人反应是甚为迟钝,而待反应过来时,他对这位置的对换倒也无有任何抗议不。其实身体也已是使不上力地瘫软着,只这双带着蒙之眼眸仍努力睁着,一刻不停地追逐在笑意温雅的女子身上。

 见女子伸过手来,祈晏迟钝半晌才把目光移到对方那甚是好看的手上。晕乎乎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经历…美人清冷面容所染上的酡红之愈发清晰可见。

 微生澜轻捏住祈晏形状优美的下颌,拇指更是抵于那抹淡温软的上抚划摩挲着。

 “…嗯?”心悦之人的亲昵举动,祈晏从无拒绝的想法,清醒时如此,醉酒时则更是会主动做出回应。

 “还是晏儿来亲口告诉我…你是谁的人?”且不说最后三字被刻意咬成重音,问话之人微弯的眉眼与这手上逗的动作,也是生生将这话变了个意味。

 纵然是晕晕沉沉,祈晏也听明了这句话的真正意味。心是早被眼前女子夺了去,这具破败身体的每一处也皆已被之探寻占有。

 他还能是谁的人…?

 “是主的。”若说在这种视线模糊的时候他的眸中还能明晰映入什么事物,便是只眼前这一人。

 “咳…”微生澜听着祈晏这极为坦率的回答,不由得掩饰地轻咳了一声。

 自家夫郎醉酒时未免是过于坦诚了些…微生澜险险被这可欺的模样挑起后寻着机会可再把这人灌醉几次的恶质念头,当然是在不伤及其身体的前提下。

 如此难得的机会。

 “那是从何时起…注视于我?”她只是顺带问个问题,可算不上趁人之危。

 醉酒的人本就毫无防备,也浑然不知自己在心悦之人面前即将再无秘密可言。

 但即使如此,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让他陷入到一种不可自控的微妙情绪之中:“三年…”

 方才说出口,即刻又自我否定道:“九年前。”这次话语中则透着肯定。

 前一句说的三年已是让微生澜足够讶然,后来改口九年…那真是让她半晌未能反应过来。

 仅只‘注视’,那确是九年无误。

 可惜在微生澜回过神来想再追究底些时,她便发现被她在身下的那人竟是已阖了眼,呼吸轻缓…自顾自地沉沉睡了去。

 总不能把人再醒了盘问。

 被吊着胃口,微生澜几不可闻地叹出声来,凑近到身下那人的温软的瓣上轻咬一下。

 “唔…主…”睡梦中受扰,祈晏呓语出的内容仍是他惦记着的人。

 微生澜最终是放弃了躺到榻空着的一侧,未逾几秒,说好是入睡了的人就占了她的怀中位置。

 “…”若不是怀中人的气息确无半分紊乱,微生澜几乎是要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

 这人是真的睡了?

 翌祈晏就尝到了饮酒的后果,睁眼时榻上只他一人,侧头看一眼沙钟…已然是上三竿的时刻。

 头很沉,即便他不动作也觉有阵阵疼痛感侵袭而来。

 “主子。”看着榻上的人面色异常苍白的模样,虞书言便后悔起自己为什么要依着吩咐去拿那坛酒。

 他家公子稍微挪动一下就似乎很是痛苦的样子,虞书言本要伺候其洗漱更衣的动作顿时也停了下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去打盆热水来。”言语间微生澜已从外间步入,接替了虞书言所站的位置。

 虞书言如被点醒般的应声退了出去,步伐还带了点急促。难受的是他家公子,他如何能不着急。

 微生澜这时已然在沿坐下,把那正捂着额头的人捞到怀里,着手在其太阳按着。

 “唔…”之前在自己剜上划了一刀都不蹙一下眉的人,现被心悦之人护在怀里时,却是毫不掩饰其的痛楚神色。

 “那一坛桂花酿,晏儿便是想也不想就全数饮完了。”微生澜现下语气算不得温和,但对着这对她展出痛楚神色的人语气却也是同样的重不起来。

 未想怀中人沉默半晌竟还反驳了她:“只是一小坛…”

 这句话在微生澜的注视下,声音是愈渐低弱。

 “想好怎么处置那圣旨了?”故意把自己灌醉…自家夫郎所用的回应方式实是让微生澜颇觉无奈。

 怀中人似微带讨好意味地在她身上轻蹭了几下,低声试探道:“烧了?”

 “我既说随晏儿处置,要如何处置自是不必过问于我。”微生澜未有太多语调起伏地地把话说完,稍待不久,虞书言也已端着盛了热水的盆子入内。

 “躺下。”微生澜把巾浸入热水中,拧得差不多干后再将之覆到那还直勾勾望着她的人额上。

 覆于额上的热度把头疼的痛楚驱走了些,那双狭长凤眸因痛楚舒缓而半眯了起来,祈晏却也没忘扣住眼前女子摆放得靠近他这一侧的手。

 “书言…”

 虞书言听着祈晏的传唤便想走上前去,然他还没挪动步伐,紧接着就又听到那音质冷淡的声音又不紧不慢地补了两字:“退下。”

 他最近是不是真很遭他家公子嫌弃…?

 待虞书言退了出去,祈晏便是换了一种语调去唤那着了一身玄墨冠服的女子。仍是透着清冷质地的声线,但此时与‘冷淡’是丝毫沾不上边。

 一次可不应,两次也可不应,但被自家夫郎以这种语调再唤第三遍,微生澜终是如他所愿的把目光移了过去。

 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当对这躺在榻的人愈渐喜爱以来,微生澜自然也是如此。

 “莫再这般灌酒。”除非是她喂去的,当然这句话微生澜是不可能说出口。这点想再见几回自家夫郎醉酒模样的心思,自个在心底想想便罢。

 不过这等心思藏掂在心里生发芽,总有一天或将付诸实践也未可知…

 听着那躺着的人是应了,半敛起的眼眸中却飞驰闪过一抹异色。

 “晏儿醉酒时的模样倒是…”把剩下的话语保留着不说出口,微生澜言语间便以目光把榻上这仍只着一件单薄寝衣的人给打量了一遍。

 那时容姿清隽的美人面染酡红,这双好看的眸子如笼着烟雨薄雾,模糊了周围事物独只映出一人的身影。

 倒是如何?

 昨晚的事祈晏大多是都记着,今醒来回想并无觉得有什么可羞的地方。虽自认不过是讨取心悦之人的承诺而已,他也还是因着这番打量的目光而微垂落眼帘,并无无意识到浅淡绯正顺着他的白皙脖颈渐向上爬去。

 “注视了我九年嗯。”句末的尾音微妙上扬了几许,这却并非一句疑问句。

 “…”原本还只是微垂落的眼眸,闻言后便是全阖上了,甚至是稍撇过了头。

 微生澜看着榻上人反应便弯了弯眉眼,不再戏谑于他。

 自家醉酒时是比清醒时候坦率百倍,但也变得不依不挠得多,哪像现这清醒时候的,任她如何逗欺负也不反抗。

 阖了眼看不见事物,祈晏只觉额上覆着的巾被取走而又重新换上,随即便听那人温声与他说:“把父亲接至王府中照看可好?”

 而以微生澜的视角,话音刚落她就对上榻上人那双墨玉般的眸子,直勾勾地未有一丝移动。这本是回门那之后就有计划的事情,只是后续发生的事情太过频繁,她才会拖至今来与这人提及。

 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但祈晏对这提议自然是十分意动,只迟疑不过几秒便对眼前之人轻颔下首:“…好。”

 无法抗拒心悦之人予他的这份心意。

 在对两人而言都算是平和的日子里又过数月,期间诸事便是二皇女受刑斩首,云家也不再位处皇城世家名门之列,而至近——

 冀州传来的消息称城中百姓逾数半数皆染上不明病症,不治身亡者已达数百人。初时事态尚无如此严重,冀州官员本也意图掩盖此事,直到拖延着染疾人数急剧增涨至此,知晓掩盖不住后才最终上禀实情。

 “臣愿请命前往冀州。”手搭按于侧佩剑的剑鞘上,凌秦上前一步便跪下了身。

 这是于座上帝王发问以来,在静默半晌有余的重华殿上应声的第一个人。

 疫灾不比洪旱灾害,上一次发生距今已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但殿内每一人即便是新任职位的臣子,都对那场蔓延了三城比之战争还更为可怖的疫灾犹记在心。

 微生澜闻消息初便蹙紧了眉,上一世现还是她赴往凉州之前的日子…这种事关一个州府的事情若是发生了,她不可能不记得。

 “儿臣愿与之同往。”

 话音落下,殿内站着臣子大多是既不理解亦不认可。

 自秋猎过后,她们再看这三皇女时的目光或多或少都难免是有所变化。御座之上的帝王虽仍对册立太女一事只字未提,但殿上的每一人都是人,怎能察觉不出景帝对之渐倚重的态度。

 比之背后站着一整个世家名门的大皇女与二皇女,只只身一人的三皇女便不如何引人瞩目。

 而至今,殿上的每一人终是清晰意识到一个被她们忽略已久的事实…三皇女才是君后所出,无论如何这嫡系皇女的位置是不容忽视。

 嫡女之位、握有实权且又得帝王倚重青睐…眼见着可成极盛之局,这人却要去应承这等只稍一个运气不好就将失却名的差事。

 座上之人不如回应凌秦时的迅速,她望着阶下跪立的玄墨身影沉默良久而未颔下首。

 “朕会派遣五千兵与你二人同往,必要之时…封城。”

 阶下跪着的两人相继应是,心境是都沉重了几分。为遏止疾疫蔓延造成更多伤亡,止城内的百姓进出无疑是个有效的办法…但一旦封城,如未寻出医治之方便相当于是放弃了城中尚未染疫病的人。

 此时的封城,其实是与屠城无异。这种决议无疑会引起城中百姓的反抗,派遣兵正是为了镇可能出现的。

 冬寒又至,青石砖上已覆了一层薄雪。

 再过几便是今年的洛华节…她似乎是要失信于自家夫郎了。这是微生澜再回到王府时,停顿下脚步后所想到的第一件事情。

 正院之内。

 “祈歆瑜最近的传信是有些频繁,看来你的兄长在那宫中也已是坐不住了。”屋内的几个炭盆都已烧起,与屋内还算暖和的温度相比,虞期言语中的凉意是更深切得多。

 祈晏手上还捧着微生澜出门前至他手中的手炉,闻言以同样无甚温度的声音道:“无非是因着七皇女还需再一年才可行冠礼,而主…”言及末处的两字时的语调陡然就低柔下来。

 三番两次来提醒他是姓祈。

 “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他连一头发都不舍得伤的人,他的母亲和兄长自以为能用这区区一个姓氏让他就范。

 十几年间对他也只有鄙弃而已,现下却来与他谈及血缘亲情…未免是过于可笑了些。

 本就疏冷的眉目如再覆了一层寒霜,只不过这层寒霜又因见着的来人而迅速消融。

 “主。”

 虞期就在一旁看着他这儿子转瞬间柔下神色,甚至是即刻就推着轮椅了过去。他真是有些怀疑…虞家的权印真没被他这儿子双手捧着送去给这三皇女吗。

 “咳咳咳…”连续低咳着的人面色十分苍白,论及体弱是比祈晏还更甚许多。

 “父亲。”微生澜看着虞期咳嗽不停的样子仍是心惊,虽已与景帝自宫中讨要了一名御医到王府为之调养身体,但这实不是一时半可完成的事情。

 虞家人的体质似乎皆是如此病弱,包括当年身太尉之职的虞奚沉,包括虞期,自然也包括自家夫郎。

 虞期摆了摆手,平复下来后如习以为常地说:“无事,只是有些乏了…回去休憩片刻即可。”

 看着自眼前女子出现以来,就眼全是对方身影的…他的儿子,虞期心下微有叹息。

 如何能够执念至此…他惟只庆幸眼前女子并非是薄情之人。

 话音落下不久,虞期便如他所说的‘回去休憩’,这时微生澜对上轮椅上人那双黑黝的眸子,明晰可见自己的身影…忽然方才已想好的坦言失信的话语就有些说不出口。

 尚斟酌之际,她便觉衣袍下摆处被什么东西贴着蹭了几回。

 “回来。”祈晏垂眸望着地上那体型已见长许多的白虎幼崽,与常时无异,是携着冷淡质感的声音。

 现在这只白虎幼崽已不再适宜放置于腿上,说回去便是回到轮椅旁侧趴伏下来。若说一开始它还会对轮椅上那人做出反抗或意图攻击的举动,这数月间却是已被之驯服下来。

 微生澜轻咳了一声,再看向轮椅上的人时不由得稍蹙起眉道:“今刚下了一场小雪,晏儿穿得单薄了些。”

 祈晏尚不至于如虞期一般绵病榻,但见过后者苦痛时面色苍白的模样,微生澜自然不愿前者也如此。

 “屋内烧着炭盆…”祈晏的话未说完,身前就覆了一件纯白颜色的裘衣。他蓦地想起秋猎时候这人还猎了一只颇为珍稀的银狐,这只银狐最后是被特意吩咐带回。

 “手都还冷着。”微生澜对轮椅上人的话语不置可否,只在感触到对方手上低凉的温度时淡淡陈述。

 而说完后顿了几秒,微生澜先俯身在轮椅上人的淡瓣上碰触了一下,趁着对方眸中神色愈加柔和之时才开口道:“明我便要前往冀州。”

 但显然这种妄图取巧的方法是无效的,祈晏登时握紧了眼前女子正与他握着的手:“为何今才与我说?”

 “是今早朝时才决定的。”微生澜不意外轮椅上的人会问这个问题,这个出行时间确是仓促了些,但冀州那边的情形实也是刻不容缓。

 祈晏的眉越蹙越紧,照这种说法定是发生了什么相对严重的事情。

 “冀州爆发疫灾,现城中已有逾半数百姓染了疾疫…”

 温然的声音仍在继续,祈晏却再听不进眼前女子的后续话语,只匆匆以三字打断:“不要去。”

 可眼前之人只对他摇了摇头,并不应承:“初七的洛华节是我失信。”

 重华殿上的臣子近百,怎么也轮不到这作为皇女的人去担这种危险的事情,除非是其自请…

 “等我回来。”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