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44章
 “主子,客舍外头围了好几圈人,不知他们是想做什么。”云笙本是要下楼准备午膳,刚踏下几步就发现楼下人数多的不同寻常,往门外望去也是黑的人影,见此情景心下‘咯噔’一声便赶紧归返屋内回报。

 不是他要大惊小怪,而是这情景一看真像是要聚众生事。

 祈晏闻言则拧紧了眉,他心悦之人都已为这冀州疫灾劳心劳力这么久,甚至一度病倒了…这些人还想要如何?

 愈想着,轮椅上那人黑黝的眸子倏忽就暗了下来,鸷中透着森冷。

 不过那蹙起的眉很快就被迫舒展开来,因着女子的指腹在他眉上轻柔地抚过。

 “晏儿。”

 祈晏反地应了一声,微仰起头目光也下意识追逐在那轻唤他的女子身上。

 “…?”然眼前女子唤了他又不说下文,祈晏便一瞬不瞬地注视等待着。

 自家夫郎这般专注地注视于她时的模样,实是有些许呆愣愣的感觉,也甚为…

 柔软可欺。

 微生澜在心底默念了一下这四字,眉眼弯下的弧度便不由得多了几分,其实她的目的不过是消去这双黑黝眸子中的沉冷而已。

 “我先…”下去看看。

 话未说完,微生澜便忽觉一阵温凉触感,她的手是已被轮椅上那人给紧紧握住,看这垂眸不语的模样,她便知自己定是撇不下这人。

 聚众生事…应是不至于,毕竟乔衡已如她所言的在三内研出了完整药方,现城东染疾的百姓都已有了明显好转,稍再过段时间定能痊愈。

 如此想着微生澜便把人从轮椅上捞入怀中,横抱而起。

 “影七?”她试着唤了一声。

 一道黑色人影便应声而至,十分安静地垂首跪立在旁侧。

 “替本王把这轮椅搬至楼下。”试探语气是因在一米远的距离外她便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这份敛息技巧实让微生澜也不为之惊叹。

 黑衣侍者在她话音落后便当即一丝不苟地执行命令,主要是这项任务对云笙而言是有相当一定难度,微生澜才唤出这人来。

 “晏儿也不是第一次被我这般抱着了…”微生澜弯了弯眉眼,被她横抱着的那人黑黝的眸子浮着微微亮光,把头枕在她肩上时那摆出优美弧度的白皙脖颈还莫名漫上了浅淡绯

 “…”祈晏在这番言语逗下稍垂落眼帘,羽睫随之微不可察地颤动了一下便把脸埋在女子的肩窝上,然未能遮掩住的耳垂却是明晰透出了薄红之

 欺负起来时,她怀中这只猫儿的反应总是甚为可爱。见了怀中人的反应,微生澜角的弧度不自觉地又提高了几分。

 然这只猫儿任她如何欺负也不知反抗,至多是讨饶般地冲她低呜几声…乖巧温顺得反倒让她有些下不去手了。

 至楼下时微生澜便见着一个让她稍感意外的人,在把怀中人妥帖安置到轮椅上后她侧身对那人道:“乔大夫也在此。”

 若说此人特地来城西是为凑眼下这热闹,微生澜觉得这个理由是无法说服她自己。

 抱着一名男子下楼本就是打眼的,加之两人皆十分出挑的容貌…微生澜才刚把话说完,那本在楼下聚集的人就相继围了上来,对着她扑通一声便跪下便开始千恩万谢。

 “是乔大夫救了你们,本王并无做什么。”微生澜只对跪着的百姓摆了摆手,无领受这份叩谢的意思。

 但旁侧本不为所动的女子闻言却挑了挑眉,微微一笑道:“若无昭王维持住州城的局势,乔某也没有时间研出这药方。且昭王为冀州百姓劳费心神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何来的‘并无做什么’?”

 此言落下,却是附和声一片。

 一拨又一拨,微生澜好不容易才把聚集来的百姓算全数送退。

 “主。”

 低头望去,轮椅上那人却是给她递来一个茶盏。

 “想必这位就是昭王之前所说的,希望乔某医治的人了。”乔衡打量了一下轮椅上的人,倏忽开口道。

 方才抿了一口清茶,微生澜把杯盏放下便对之轻颔下首:“不错。”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