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45章
 医治…他?

 “主…”下意识地不去深究这番语句,轮椅上的人轻扯了扯旁侧女子垂落的衣袖,微仰起头,墨玉般黑黝的眸子湛出几分惑神色。

 轮椅上的人这番透着全然依赖的动作让微生澜微弯下眉目,握住那只扯着她衣袖的手,她望着乔衡:“乔大夫那与本王说能治,望这不只是夸夸而谈。”

 乔衡却是极轻地笑了一声,目光自轮椅上那人的腿上划过:“昭王不必如此乔某,乔某既敢在连人都没见着的情况下就一口应说‘能治’,自然是有相当的把握”

 ?!

 蓦地一下,微生澜发现轮椅上那人回握她的手时用的力道加重了许多,原本平稳的气息也出现了刹那紊乱。

 扪心而问,祈晏当然是在意的。即便已习惯了需要依靠轮椅才能‘行走’的日子,忽然有人把一个极其奢侈的希望摆在他面前…仍是无法不动容。

 但这份动容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此时正握着他的手的那人。说到底娶一个身有腿疾的男子为正君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如果…

 “别怕。”微生澜放柔了声线,说是温声细语也不为过。

 连身体的主人都未察觉自己正细微颤抖着,却因这简单二字而瞬息定下心神。

 并不解释自己非是害怕,祈晏只态度柔顺地点了点头。

 眼前女子对他微弯下那双湖墨眼眸,眸中所盛的温柔神色便如碎了的月华,让他目眩神之际…下意识屏息以待。

 他可以…更配得上这人。

 没有理会对面两人是何种心境变化,乔衡在一旁不咸不淡地陈述道:“昭王知乔某医人一向是有规矩,疫灾这次是乔某自愿…”

 只听到这里微生澜就表示了然地颔首,面上依然沉静温雅的无一丝气恼神色,反是直言问道:“那么…乔大夫的要求为何?”

 要寻名医对她来说算不上是太难的事,但能医自家夫郎腿疾的人近在眼前…一来不想自家夫郎再多等,二来对有才华能力的人,微生澜也愿意多予宽容。

 “乔某不做亏本买卖,但这次可稍作例外。”乔衡微笑了笑,停顿片刻后又道:“一只手换一双腿…想来很是划算。”

 原本还算平和的气氛瞬间冷凝下来。

 祈晏看着握着他手的女子竟然真去思考那名医者的这句话,心里却非是欣悦情绪。

 “那我宁肯亲手斩断这双腿。”轮椅上的人把目光移至医者身上,平了角处仅有的弧度,登时面无表情。

 但下一刻,他的下颌就被旁侧女子捏住,还有一下没一下地被对方以指腹轻柔摩挲着:“…胡乱说什么。”

 未想自家夫郎的态度是超乎意料之外的认真,被她这般逗,那双黑黝眸子也无一丝柔化痕迹。

 微生澜其实并不怀疑祈晏那句话的可信度,自家夫郎有多重视于她…相处以来,自然是早已一一感受过。

 “乔大夫还是直言所求吧。”不想轮椅上那人再紧绷着心弦,微生澜摇了摇头,向绛蓝衣衫的医者投去一个稍带无奈的眼神。之前一番思考,她也明了乔衡方才所提的要求并非是其真正意图。

 乔衡倒是没想到对方能察觉,且还与她这般摊开挑明。

 “既如此,乔某便直言了。”乔衡只沉片刻便轻颔下首,微笑道:“听闻早前延楚来朝,上贡了一项稀世宝物…就不知昭王是否愿意将之取来,作为换?”

 这分明也是狮子大开口,轮椅上的人闻言后便抿紧了。但如若比之上一个要求,这个要求无疑会显得易于接受得多。

 这也是乔衡的目的所在。

 “可。”微生澜却是连眉也无蹙一下,轻易便应允了去。伽罗舍利是已被呈在祭祀所用的殿上,被视为国之重宝。但既然东西在她所知的地方,总归是能有办法的。

 只待冀州彻底安稳下来…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