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48章
 延楚一事结束后至今,昭王府夜晚的守卫人员相比之前是忙碌了不止一星半点。而作为那次事件中获益最大的人,加之皇女的身份,微生澜对自身会被各方重新盯上这点也早有预料。

 有影九守卫,微生澜每晚依然揽着自家夫郎睡得安稳,并不担心会在睡梦中遭受刺杀或是被盗去什么机密重要的物什。但祈晏对这些总在深夜时刻前来打扰的人已然是恶意

 隔三差五派来的人与暗卫手间总得闹出那么点声响,这种时候无论他如何明示暗示,旁侧女子也只肯安抚地以保护姿态将他揽在怀里…叫他如何能忍。

 “今早朝发生了件趣事,我身旁两侧的位置都是空的。”微生澜眉眼微弯地与自家夫郎分享事情见闻,言语间手指无意识地轻叩着桌面。

 能在早朝时站她旁边的只有同是皇女且已行了冠礼的微生仪与微生玘,她这两位皇姐如此巧合地双双缺席,实是很难让人不多想。但两人若真要勾结也不会做得如此明显,且探查回报的人称二者的抱病皆为属实…

 “嗯。”祈晏应了个短促的单音,颔首表示自己有在听。

 微生澜也没想自家夫郎能在此事上回应她什么,垂眸微笑道:“但愿她们明还能骑得上马。”

 这一垂眸却是忽略了轮椅上的人狭长凤眸中闪过的一抹异色。

 继续提笔在折子上落下几字朱批,祈晏看似批阅的认真,实则却是在一心二用地想着旁侧女子所说的话。

 这些人要是再不知消停,他下次回敬东西绝不止是让她们卧病在这么简单…包括那个躲在后面小动作不断的七皇女,即使对方名义上言是他的侄女,他也没有手下留情的打算。

 前往皇家猎苑的队伍翌清晨便拖着长队出行,除皇室中人外还有一众文武百官,当然也少不了为数可观的随行护卫军。围场选址在皇城以北的陵晋山原,到达目的地需近两行程。

 “怎别的人都摩拳擦掌想要在比赛中拔得头筹,子昭这看着却像是带夫郎游山玩水来的。”苏衍望着那骑在马上身着一身玄骑装面上尤带温雅笑意的女子,忍不住打趣地说了这么一句。

 只观这一身装束是无任何问题,标准端整地也让人挑不出有任何不对的地方,然…偏这怀里却揽着个容姿出众的美人。

 岂料对方竟是无比轻巧地朝她点了点头,坦言道:“差不多吧。”

 北巡秋狝作为定制是每年都会举行的活动,活动期长达一月,众人至为关注的无疑是比赛环节。但微生澜也就仅在第一次参加时有那个争胜心,后来皆是量度着取个中庸名次便罢了手,这次当然也无例外。且她近期招惹来的目光已是过多,无有再添此来招人红眼的必要。

 闻言苏衍便伸手摸了摸下颌,这个答案…倒也不如何惊讶,勉强可算是预料之中。

 这比赛由未时开始,至酉时结束,总共持续四个时辰。届时以狩得猎物的数量及猎物的珍稀程度判定分数,优胜者自然是将获得帝王封赏,因而挤破脑袋想拔得头筹以博得帝王青眼的总大有人在。

 现离未时尚有一盏茶的时间,到场的众人多是已开始检查自己的弓箭与调整马镫。

 靖淮之畔,垂柳依依。

 人来人往的集市巷道,微生澜缓步推着轮椅前行,对周遭偶尔投来的好奇目光不甚在意。而祈晏对这种目光也早已习惯了,同样神色淡淡。

 人们对身有残疾之人的态度确实算不得友好。即使对于出在自家的,也向来是遮掩都来不及,绝不会像这样公之于众。

 单说从王都到烟城十有余的路程,微生澜本以为祈晏会多有不适。男子毕竟比不得女子,何况祈晏这比之常人要属病弱的体质。

 前往皇家猎苑的队伍翌清晨便拖着长队出行,除皇室中人外还有一众文武百官,当然也少不了为数可观的随行护卫军。围场选址在皇城以北的陵晋山原,到达目的地需近两行程。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