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49章
 赶在晚膳的时间之前,微生澜如约归返。刚走入卧房里间,便于榻前方见着一头正匍匐休憩着的白虎。也是在察觉到来人的瞬间,这只体型颇为可观的猛兽蓦地一下站立起身,暗金色的兽瞳中是攻击意图。

 这体型…是不是窜的有些太快了?

 辨认出来人的白虎发出低沉的呼噜声,转瞬间就到了微生澜旁侧,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在那玄墨衣袍的下摆,仿佛在讨要奖赏。

 微生澜在白虎纯皮上顺着抚摸了几下,倒是手感颇好…她也不是没看出这只白虎方才是在守着祈晏。

 “晏儿。”微生澜到沿坐下,看着榻上似毫无防备睡着的人,不自觉放柔了声音。她虽是要唤这人醒来,但也不希望是以惊扰的方式。

 她能对这人怎么办?

 祈家毫无疑问是与她的七皇妹站在一条船上,但即便之后要对祈家动手…

 “该起了。”颊上温凉的触感拉回了微生澜的思绪,榻上那人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眼,那双黑黝的眸子此时正直勾勾地望着她。

 祈晏闻言移了下贴放于眼前之人颊边的手,转而在女子纤秀的眉上描摹轻划:“主…心有不悦?”

 微生澜把祈晏的手拉下,在其微凉的指尖上落了一吻。见着那指尖如触电般轻微颤抖了一下,她微弯下眉眼:“见着晏儿便心悦了。”也并无否认对方的问题。

 榻上躺卧着的人自主地撑起身,把上身贴靠入女子怀中,莹白耳垂充斥着嫣红。

 怀中人紧紧环着她的,微生澜见状便低低地哼笑出声来:“晏儿抱得这么紧,莫非是怕我跑了不成。”

 在爱听甜言语这点上,自家夫郎是与寻常男子无异,只偏生在听的时候面皮又特别薄。

 习惯性地伸手顺抚怀中人的那头乌墨长发,浸染于槐花的浅淡香气中,微生澜忽尔因想起一件事情而微蹙了下眉。

 说起来…完婚已一年有余,她似乎是连半句真正表明心意的话都未曾对自家夫郎说过。但自家夫郎的心意,却是早早被她在那第一次共度的洛华节上…半哄半迫着说出来了。

 “晏儿…”微生澜唤了怀中人一声,但当对上那双明晰倒映出她的身影的黑黝眸子时,却又有些开不了这个口。

 “咳。”

 祈晏见着眼前女子侧过头去轻咳了一声,待把视线回转过来时,那本是微抿着的好看瓣张合了几下,吐出的几个简短字词便让他几近陷入到彻底的晕眩之中。

 好看的淡粉沿着弧度优美的白皙脖颈一路向上爬升蔓延,祈晏清冷俊美的面容尽染上酡红,比那煮了的虾都还更甚之。

 “咳咳咳…”与微生澜方才的假咳不同,祈晏这是真的咳了起来。

 怀中人的面色由绯红渐转至苍白,这一整具身体都处于细微颤抖的状态之中。

 微生澜忙着把失力向下坠去的人给捞到怀里来,揽紧了为之轻拍背脊顺气。

 “晏儿你…唉…你家主可是再不敢说这话了。”微生澜不低叹出声,她现在实是有些哭笑不得。

 但这话似乎起了反效果,祈晏咳得还又更厉害了许多。

 怀中人清隽的面容失了血,病弱苍白的模样让微生澜觉着心尖上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扎了一下,隐隐泛着微疼。

 “不…主再咳…再说与我…”后续皆淹没于急促的咳声中,祈晏如何挣扎着也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好在微生澜是听懂了,无奈之余又是心怜又是好笑,她低头望着怀中人叹出声来,现也只想顺了对方的意。

 “我心悦于晏儿。”低柔下来的声音娓娓相诉。一回生二回,这表明心意的话说第一遍时微生澜还有些开不了口,现却是可信手拈来了。

 怀中人的颤抖似乎止住了些,微生澜便顺抚着他的背脊不厌其烦地温声重复。

 即便之后要对祈家动手…她也定是会稳妥护着自家夫郎,不伤及分毫。

 待微生澜将之彻底安抚下来,怀中人也已全然瘫软了身体,要靠她揽抱着才能不跌落到榻上。

 “乔大夫约莫是已到了明歆阁。”微生澜边说着边给倚靠在她怀里的人披上外衫。

 怀中人对这句话似乎没多大反应,只酡红着一张清隽面容由着她摆,就是丝毫不肯移开的目光。

 “我也有些饿了。”

 对这一句祈晏却有了反应,动作起来三两下便端整好了自身衣物。

 两人刚出房门,守在外头的虞书言只看了一眼轮椅上那人就当即愣在了原地。

 这眉梢眼角都柔和下来,连半分疏冷痕迹也无的人…他家公子?

 在虞书言心里,祈晏本就是长相极为好看的人,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同…他就是觉得他家公子现在比他以往见到的还又更好看了几分。

 “暂不必守着了。”而后未等虞书言反应过来应是,双方已是离了有一段距离。

 到了明歆阁,乔衡果真是已在座上,同样是只看了轮椅上的人一眼,神色淡淡地说道:“忌大喜大悲,这样的身子就别折腾了。”

 微生澜轻咳了一声,颇有些无奈。这种事情她当然是知晓的,只没想到自家夫郎…

 轮椅上的人现柔和了眉眼,眸中沉墨也皆晕染化开,好比之山巅初雪消融,绝丽不可方物。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