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50章 带刺美人
 微生澜刚踏入王府大门还没走几步,尚处中年的管家便了上来:“王爷,戌时有客人来访,正君现正于沁阁代为接待。”

 微生澜轻颔下首表示知晓,一时还有些许恍然。上上次苏衍来访时还只能在堂屋等待,因着那时祈晏还不是她的正君。

 待从思忖中回过神来,她便侧头问了一句:“是何人?”

 管家回话的语速不紧不慢:“是您那位叫苏衍的朋友。”

 苏衍?这个时候登门来访能有什么事…

 “同行的还有一位公子,自称是商靖侯府…王爷?”管家还未把话说完,蓦地发现眼前已是没了她家主子的身影。

 加快脚步乃至不自觉动用上轻功,那都是下意识间就做出的事情,微生澜只用半盏茶不到的时间就到达了沁阁。

 刚至就见自家夫郎正竟是神色悠然地在与商止下棋,而几乎是在她抵达的瞬间,轮椅上的人匆匆把手中黑子在棋盘上落下,随即就推动轮椅向她靠了过来。

 “等等,这局棋都还未下完。”商止看着与他相对的男子毫不犹豫地把手中棋子放下就走,不由得出声阻止。

 “主。”轻唤一声,轮椅上的人就对来人伸出手,注视来人的神情与方才那番疏冷模样实是有着天壤之别。

 这样对她伸出双手是什么意思…微生澜凑近了稍俯下身,那双手就轻贴在了她的双颊边,随即上传来一瞬温软触感。

 “你…”顿了顿,商止还是忍住了未再把话说下去,他暂时还未有立场足这两人间的亲昵,总不能开口要对方…矜持?

 做完这一动作,轮椅上的人才慢地转过身,狭长的凤眸轻敛:“已经下完了。”

 商止闻言低头往棋盘上一看,面色顿时就变得不如何好看了起来。对方方才放下的最后一子,给他造出了一个寻不着任何生路的死局。

 “世子于这个时辰来访,是否不太妥当。”微生澜这番话其实带有几分送客的意思,只是不能明着说出口。

 再者也不全是借口托词。未出阁的男子入了夜还登门拜访女子家门,总归不是个合宜之举。

 而顺着商止的目光在棋盘上扫过一眼,微生澜就顿觉有些失笑。

 刚至时她还略微惊讶于自家夫郎竟对商止的来访如此心平气和,但现下观这棋局…天罗地网般的遍布杀机,哪里是有半分心平气和的样子。

 这种输子数目少得可忽略不计,近乎完胜的赢法也真是不给人留半点面子。微生澜眸中是三分无奈、七分笑意,偏生轮椅上那人仰头与她对视时,还是如索取夸赞般的神色。

 然而这夸赞,她总不能当着商止的面说出口,便只能在自家夫郎的那头乌墨长发上顺抚几回来代替言语。

 商止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于是很快就答道:“不只是我,还有苏衍。”只身一人与有人陪同那还是差别很大的,不然他也不会半强制地拖上苏衍与他同行。

 说到苏衍…微生澜环顾一下四周,见不到该有的熟悉身影。

 “苏衍说她要出去转转,观赏王府中的景致。”商止细心地观察到了眼前女子的动作,便轻声解释起来。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