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54章
 【嗯…睡醒换】

 微生澜都有点想伸手捂住怀中人这双正注视着她的眸子。未免是太过灿然明亮了些,其中渴望的神色更是丝毫不加掩饰。

 “嗯…晏儿是个好学生。”这句之后就真是再想不出别的夸赞话语,微生澜只得带嘉奖质地亲吻了一下怀中人的面颊。

 准头还不太行…微生澜看了一眼倒下麋鹿身上的两支箭矢,一支只扎在后腿部,另一支却是深穿入腹。依规则判决,这头猎物无疑会是归属于商止的。

 怀中人正蹙着眉,微生澜倏忽就有种自家夫郎被除自己以外的人欺负了的微妙感觉。但当她想接过那把褐色长弓时,却遭到了怀中人的明确拒绝。

 “嗖。”

 电光火石间,那头身形健壮的斑鹿甚至还发不出一声哀鸣,躯体就已斜向一侧倾颓倒下。

 怀中人冷厉俊美的侧脸清晰映在眼前,眸黑沉得寻不着一丝亮光。

 自家夫郎…微生澜因这景象而不自觉地陷入了思索,但此时怀中人回转过身,微仰起头望着她:“主。”

 “嗯?”微生澜反地发出一声询问的单音,实际是仍未回过神来。

 怀中人的疏冷眉目现是舒展开的,那双漂亮眸子亦是水光微潋,晕染着柔

 听见心悦之人尾音上挑的询问音节,祈晏沉默着未再言语,却也未把目光自微生澜身上移开。

 “晏儿进步神速。”怀中人专注凝视的目光热烈得让人难以忽视,微生澜思考片刻便试探说出一句夸赞话语。

 怀中人对这句话的反应是微垂眼眸,一个晃神间浅淡的绯又从白皙脖颈开始向上爬去,渐连病弱苍白的面容也染上这阵薄红。

 商止就算是看玄墨身影怀里的那人不顺眼,见此情景也不由得眼角。

 这算什么…

 方才还面无表情地穿猎物头部的人,现转眼间回头对着身后女子便成了这般模样。

 表里不一、虚伪做作、不知廉…良好的家世教养让商止想不出也说不出鄙的话语,只能把他所认知的少数可算作骂词的词汇在心底再三循环。

 然而他的这番腹诽并不能对祈晏造成任何影响。

 微生澜都有点想伸手捂住怀中人这双正注视着她的眸子。未免是太过灿然明亮了些,其中渴望的神色更是丝毫不加掩饰。

 “嗯…晏儿是个好学生。”这句之后就真是再想不出别的夸赞话语,微生澜只得带嘉奖质地亲吻了一下怀中人的面颊。

 然才刚碰触到那片柔软肌肤,她就蓦地听见不远处商止所骑的那匹栗骏马的异动嘶鸣。

 “子昭!”身下本就不是温驯性格的马匹无端开始狂躁疾奔,商止第一反应便是向微生澜发出求救。

 可行千里汗血宝马不受缰绳控制地撒蹄狂奔,这对骑在其上的人绝对是噩梦一般的体验,商止只有尽他所能地伏低身体攥紧缰绳才勉强让自己不至于被甩出。

 对方语中的惊惧相当明显,只这短促的两字都能听出其中颤抖。

 商止跟行一路,微生澜没有正眼看过他几次,但也并不是对这人全不在意。再怎么说她与商止在幼时确实是有过几年的短暂相处,她对对方虽没有那方面的喜爱情感,却也同样没有恶感。

 趁着目标还未奔出程,微生澜冷静地接过长弓,搭上箭矢便把弓弦拉开到极致。

 下一刻商止便听见他所骑着的栗马躯体后仰发出更为凄厉的嘶鸣,前蹄再次触及地面时则随即跪倒。

 马是停了,但他也将要摔落到地面…

 “世子可以放手了。”

 没有落地的疼痛感…商止睁开眼时所见到的色彩便是玄墨,他正被微生澜横抱在怀里,而他的手还死死抓在对方的衣襟上。

 “劳请世子放手。”是可以用内力震开对方的手然后身,但微生澜知道她如果这么做,对方会在这措手不及间跌落到地上。

 是不宜让一个男子如此难堪,因而微生澜虽着急着,也还是选择再重提一遍要求。

 暂不能把人扔下,但更不放心自家夫郎一人待在马上,微生澜只得带着商止一起,几个闪身回到祈晏旁侧。

 劫后余生,商止在这惊吓过后是浑身都使不上力,撇头还对上一双冰冷无机质的眸子,内里寒意彻骨,是真正的…好似在看死人的眼神。

 “我…我站不住…”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商止在这眼神视下反而更加不愿放来开手了。口中的走不动也不是作假,他确实有些腿软。

 “影七。”祈晏声音冰冷冷地唤出暗卫,随即旁近树上便窜下来一道人影。

 微生澜看见这垂首现立的深身影,只怔愣一下就果决地把手上抱着的人向其过去,速度之快活像她手上抱着的是个烫手山芋。

 书房那胡闹都没能让自家夫郎主动向她坦诚,现在却是想也不想就传令出本不该现于她眼前的暗卫…自家夫郎这是真的急了。

 被内力震开的手指还有些微麻,商止发现自己竟是在这转眼间就被微生澜转与他人。一个对他而言是陌生女子的人,眼眸与他方才从另一人身上见到的同样冰冷无机质,但他此时并无挣扎的力气。

 微生澜动作轻巧地再度翻身上马,刚坐到马背上,就被侧身过来的人给扯住衣襟,位置与方才被商止碰触过的分毫不差。

 “这件衣服不要了。”祈晏的语气很是生硬,他本也想让这句话再委婉些,但说出口时就成了这般模样。

 指腹在怀中人微微上挑的眼角旁摩挲,微生澜当即温声应下:“好。”

 商止出行时挑选的虽是一匹算不得温驯的骏马,但也绝不至于出现无端狂躁的现象。

 这匹栗马已被微生澜杀,倒下的身躯恰巧被灌木丛所掩盖。

 “兽夹…”以气劲拨开灌木丛,倒下的骏马得以明见,染血的躯体上却不只有她那一箭所穿出那个血窟窿,前肢左蹄上还死死夹着一个由钢打造的兽夹,深卡入皮之中。

 “这处地方,主往年常来?”祈晏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皇家猎苑,出现兽夹这种物什本就是不大合理…虽也并无明文规定说不可使用此狩猎工具。

 商止这厢看到那明晃晃的兽夹,不由得脸色一白,他现在觉得自己这马之前的那点反应还算是客气的,他以前有见过踩了兽夹后就一个劲要把主人从身上甩离的马…就别说甩离后会不会再用蹄子误伤践踏了。

 “嗯。”微生澜应了个单音。

 准头还不太行…微生澜看了一眼倒下麋鹿身上的两支箭矢,一支只扎在后腿部,另一支却是深穿入腹。依规则判决,这头猎物无疑会是归属于商止的。

 怀中人正蹙着眉,微生澜倏忽就有种自家夫郎被除自己以外的人欺负了的微妙感觉。但当她想接过那把褐色长弓时,却遭到了怀中人的明确拒绝。

 “嗖。”

 “这件衣服不要了。”祈晏的语气很是生硬,他本也想让这句话再委婉些,但说出口时就成了这般模样。

 指腹在怀中人微微上挑的眼角旁摩挲,微生澜当即温声应下:“好。”

 商止出行时挑选的虽是一匹算不得温驯的骏马,但也绝不至于出现无端狂躁的现象。

 这匹栗马已被微生澜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