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慕容之乱 下章
第4章 奷笑了一
  林恨得牙的,此时,屋外的慕容白叫了一嗓子:“大爷,老夫人请你过去,说有要事相商!”

 南宫天英这才穿起衣服说:“知道了,我马上就来!”又对梅说:“宝贝儿,你看着她!就让她这样站着等我回来继续!”说着就走了。

 慕容白小声的对南宫靖说:“你在这守着,我跟去看看!”南宫靖正舍不得离开,就点点头。

 一会儿,慕容白回来对南宫靖说:“你爹被外婆派到我们慕容家了,他已经走了,我们进去替你妈教训一下梅吧。”南宫靖沉思片刻说:“我们这样进去不好,我去找两件家丁衣服来换上再进去。”

 慕容白贼笑道:“对,我们还蒙上脸。我对付梅,舅母就交给你。我们好好享受一下!”这话说到南宫靖心里去了,但他很犹豫,林毕竟是他妈。

 慕容白见他犹豫就说:“没事,我们蒙着脸,她不会知道是你。这个绝美人今天不玩以后就没机会啦!”南宫靖笑着:“真的没事?”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两人冲进屋,慕容白一下将上。南宫靖抱紧林拿匕首抵住她,用怪怪的声音说:“别出声!”这时梅想挣扎,被慕容白恶狠狠的几个耳光打得安静下来。

 林看着梅受凌辱,心中有一种复仇的快,南宫靖像情人般在林耳边说:“吗?这人欠揍!”林不自觉的点点头。

 此时,梅被慕容白强得嘴里叫着:“大侠放了我吧,夫人救命呀!”南宫靖的手也在林身上游动起来,林用力挣扎,但摆不了南宫靖的怀抱。南宫靖温柔的对她说:“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得不到你是不会罢休的。你顺从的话,大家都快乐!

 不然,我会将你绑起来强过了后,再用鞭子,用针刺,还会用刀子将你美丽的面容划上一条条痕迹!”林被南宫靖那温柔的声音吓坏了。

 她不敢再动了,梅已经发出了的叫声,林也无奈的和南宫靖翻云覆雨起来,房间中意融融…屋里只留下林一人哭泣。慕容白进来了!

 林害怕的问:“你究竟是谁?你又回来干什么?”慕容白将脸上的蒙面巾揭下,林一看呆住了。

 慕容白笑嘻嘻的说:“舅母没想到吧,是我!你更想不到刚才玩你的是你儿子南宫靖吧。”林差点昏过去“不可能!靖儿不可能那样对我!”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脑子里回想起刚才那和自己梅开二度的男人真的有点像靖儿!她哭了,哭得很伤心。

 慕容白说:“刚才我们本来只是想教训一下梅的,可表弟年纪轻,一时没有把持住就…事后他哭了,他骂自己不是人,甚至有了轻生的想法!”林急着问:“后来怎样?”

 对儿子的错妈妈一向能够原谅的,林现在又关心起儿子来。慕容白说:”他被我制止了,我回来是想告诉你,如果事情传出去,你们母子就全毁了。”林点点头“我知道,我要找靖儿好好谈谈。”

 慕容白说:“你不能找表弟,如果让他知道你知道真相了,他会更羞愧,很可能轻生。”其实慕容白是想孤立林,让她只有依靠自己,那就好控制她了,果然林问道:“那,我该怎么办?”慕容白搂住林说:“你现在只有听我的!”

 林想挣扎可又不敢,她怕得罪了慕容白,事情就可能抖出去。慕容白看出林胆怯了,知道林快成为自己的奴隶了。

 现在要趁热打铁,慕容白一把抱起林走去…当第二天慕容白离开后,林躲在被子里哭泣,她感觉自己就象大海中的一叶孤舟,无依无靠…

 这天,阿钰在家丁的带领下来到了南宫家大堂。唐梦晴一见阿钰,一阵惊慌,她没想到小庙中的方东竟是她的外孙东方钰,更没想到他居然敢又来到自己的面前!

 可她毕竟老辣,脸上立马出现了慈祥的笑容:“钰儿,快过来让外婆好好看看你!”阿钰规规矩矩的走到唐梦晴面前。唐梦晴装作好象第一次看到阿钰,仔仔细细的端详了半天,然后对家丁奴婢说:“你们全下去,我有话和阿钰说。不要让人进来!”

 唐梦晴等大堂只有她和阿钰两人时才厉声说:“你到底是谁?来这干嘛?”阿钰笑嘻嘻的对唐梦晴说:“我是你的外孙东方钰,是给你拜寿来的!”唐梦晴冷笑着说:“你来这里前就知道所谓的林夕晴就是我!”

 阿钰笑着点点头。唐梦晴惊奇的说:“那你还敢来?就不怕我杀你灭口!”阿钰用手摸摸脖子,说:“当然怕!经过我们那三的亲密接触,你的深浅我可探得一清二楚!你若吃人的话是不会吐骨头的。”唐梦晴听着冷笑了一声。

 阿钰继续说:“但…我好歹也是东方家族的少当家!我失踪了,会有人过问的。到那时,我那几个知道内幕的心腹就会将真相公布天下。我想那时一定很好玩!”唐梦晴听到这里脸都气青了。

 阿钰暗暗得意,又说:“其实只要你我不说,世间又有谁会知道我们之间的风韵事!我们又何必搞得鱼死网破呢!多个亲戚总比多个仇家好吧!”

 老辣的唐梦晴迅速权衡利弊后脸上又出了笑容:“这才是我的好外孙!我们以前的事情就让它烟消云散吧,不过…”说着唐梦晴脸又沉了下来:“别以为你真的知道我的深浅,你要不老实!我真会一口把你下去!”

 阿钰用手量了一下自己的一大半长度,比画给唐梦晴看,打趣说:“你那就这么深,别想一口下我。就算你下了还要吐出来,那三不是了几万次,又吐了几万次吗?”

 唐梦晴听了,冷笑着,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只好叫来众人,将阿钰介绍给他们。站在南宫萍身旁的慕容白看出南宫萍有一些失望,心中暗喜。***

 第二天上午,慕容白来到南宫萍闺房门口。听见房中传出阵阵优美的琴声。慕容白大声叫好:“此音本应天上有!表妹好琴艺!”

 南宫萍一见是慕容白,嫣然一笑道:“表哥取笑了,小妹只是胡乱弹一曲罢了。”慕容白潇洒一笑:“表妹过谦了。愚兄能否进房一叙?”

 南宫萍一听连忙起身将慕容白进屋,忽见慕容白身上佩带一玉箫,就说:“表哥也是音律高手,能否吹一曲,让小妹一耳福。”慕容白朗的说:“高手不敢当,既然表妹想听,愚兄就献丑了。”说着拿起玉箫吹了起来,南宫萍听得都陶醉了。

 慕容白忽然曲目一改,吹起凤求凰来。南宫萍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了,脸一红,当想到自己有了未婚夫时一叹气。慕容白连忙停止,问道:“表妹为什么叹气?”南宫萍不好明说,只好说:“表哥的箫声很好听,我嫁入东方家就没耳福听了。”

 意思就是告诉慕容白,她有未婚夫了,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慕容白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只见他用力就将玉箫毁掉。

 南宫萍连忙问为什么,慕容白说:“我只会吹给你听,你都不听了,我还要玉箫何用。”两人沉默了很久,慕容白才告辞。慕容白从南宫萍屋子出来,忽然发现远处的林,顿时心生一计。下午阿钰正在花园闲逛,林走了过来对阿钰说:“东方公子,我想请你帮个忙。”

 阿钰连忙说:“舅母尽管吩咐。”林看看四周,说:“这说话不方便,你跟我到我房间吧。”

 当阿钰刚进林的房间,林一下就投入他的怀中说:“东方公子,我好寂寞呀。你陪陪我好吗?”

 阿钰想一定是她男人不在家,她想男人了,本来就风的阿钰自然不会放过主动投怀送抱的大美女。他一把就将林抱到上帮她宽衣解带,一具完美的体完全暴在阿钰面前。

 阿钰的一双大手占据了那对高耸拔的玉峰,不停的着,似乎不过瘾,又将嘴凑了上去着、着,林很快就兴奋起来,双手在阿钰的后背抚摸起来。

 阿钰抬头看着林人的朱一张一合发出轻微的娇声,他的嘴不由自主地在林上,两人相互着对方的舌头和嘴

 林感觉到阿钰的一只手慢慢向自己的区移去,停留在玉门关上。她主动将双腿分开,好让阿钰更舒服的了解自己那片地。她感觉到阿钰的手轻轻拨着自己的

 忽然,阿钰的中指入林的桃花源中,来回着…快乐使林忘记了一切,她紧闭双眼尽情的呻着,阿钰见时机成了,就翻身上马,大刺入了林的桃花源中,林顿时大声叫起来。

 两人绵在一起…正在这时,慕容白领着南宫萍去花园赏花路过林的房间,听见里面女人的之声,两人很是好奇。慕容白就拉着南宫萍来到窗前。

 只见里面林的双腿搭在阿钰的肩上,快乐的呻从嘴中溜出:“啊…用力…好哥哥,妹妹死了…”

 阿钰抱着林的玉埋头苦干着,两个体不停的撞击着…南宫萍一看自己的未婚夫竟然和自己的婶婶做出这种苟且之事,立马哭着跑开了。

 慕容白看了一眼屋里,笑了一,下就去追南宫萍了,慕容白来到南宫萍的边安慰哭泣的南宫萍,南宫萍一下投入他的怀中,依偎在他的肩膀放声哭起来。

 慕容白抱紧南宫萍说:“哭吧,将你的怨气全哭出来,那样会好一些。我愿永远将我的肩膀借给你作依靠。”忽然南宫萍不哭了。
上章 慕容之乱 下章